(c) 武显寺共修组2010-2020.
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.
www.mituoyigong.cn

武显寺共修组
QQ一群号:63957829
UC网络学习房间:
武显寺共修组
武显寺共修组一
趣盘下载: 弥陀义工趣盘

道阶基础_ 佛友交流
 




感悟现实 笑谈生死

编辑者:admin   来自于:武显寺   发表时间:2011-05-07 23:33:20   修改时间:2011-05-07 23:34:15   点击率:1070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 感悟现实 笑谈生死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——由流行病、经济蕭条、忧郁症、争战等想起
     尘间常有不幸事,这是难免的。也许,一如“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”吧!
     病痛就是一例。小小的头痛已难受,悄悄的牙痛已难熬,连蚂蚁般的痒痒,都很难耐,又何况其他更大更重更绝的呢?!
     骨骨节节,肉肉皮皮,如被烫烧焦灼摧折也!
     当病菌在体内燥热暴发,高官又如何?富贵又如何?安慰又如何?
     那个痛楚,既不怕高官,又不理富贵,也不屈于安慰,就“耿直”地揪住人的皮肉腑脏不放,撕咬无休。
     唯止痛药水打进来时,才歇一会,暂且不闹。但药力一过,又操刀重来,割肉挖心。
     地狱何在?医院便是:
     剥皮锯骨,刀剪针刺,插喉剖腹,应有尽有。
     多少铁塔硬汉,沒曾屈服于惊涛骇浪的辱败,却在小小的细菌底下,萎缩倒塌。
     有见,医学对新病源的探究,是“未知”;对疾病传播途径的查考,是“未能确认”;对治愈新病的特效药品,是“尚未研出”;等等。
     现代的医学科学,无疑是有太多的未知与欠缺。
     可怜生命存在的脆弱与无奈!
     有时,生命随便跟一堵墙碰撞,与微不足见的恶毒细菌遭逢,与忧郁困惑角力,即便不堪一击!
     上天垂泪!
     众生的共业达到一定程度,瘟疫就会流行,各路瘟神就会应机而现。除了科学医疗,念佛持咒太重要了,有恒持的佛光注照,万难可解。
     在瘟疫摧人时,世人是要互相关怀,携手共进;佛弟子是要以实际行动,印证慈悲与智慧的圆融交运。
     病魔肆虐,经济又陷低迷,是社会的艰辛时期。时下的经济不景,与前期的经济景气相比,是会产生强烈反差。
     为此,人就难免生出怨怼。
     其实,有人没懂得想:万事万物的必然规律,不离波浪式的推进,此起彼伏,骤高骤低。就如人体里的生物钟,时而消费欲高涨,时而意欲低迷。心头血气奔涌,就想忙碌;心累了,就    想拉倒休息。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?
     此间的转折,有时就借一件突发事件,或金融风暴,或流感病毒,或战争之祸,或政局危机,等等,既会应声而涨,也会应声而落。如此自然而已。
     经济萧条时,人若懂得,想想过去更苦的时代,或就会释然。若总仅与高的好的对比,就一定会比对出烦恼来。
     人在必须积极面对、改善生存的同时,也应该知道事物的法则规律,暂时求不到的,就要随遇而安心,自我开解,不受烦恼困惑,才是健康正途。
     世事无常。
     有朋友告诉我:
     他认识的一位美国人,五十多岁,生意攒了过亿,足够后半辈子享受和花不完,就退了休,打算与太太好好放松逍遥。
     沒想到,三天后在海岸散步,身子一歪,重重的一声闷响,就呜呼哀哉了。真乃人算不如天算。
     轻轻地我来了,轻轻地又走了,揮揮手,不带走一丝云彩,也带不走一块钱!
     正是:万般带不去,唯有业随身。
     无常一来,有时,确非人力所能力挽狂澜的!
     已尽努力,实应安心。因为,问心无愧了。何必还让意乱心烦携入死胡同呢?!岂非傻瓜?!
     生前只顾忙碌,不懂放松,常盼望日后如何如何,谁知到了日后,竟无福消受,一生血汗所获,留与他人瓜分。
     世上的“聪明”人,常常“聪明反被聪明误,且误了卿卿性命”,总不知道当下便可安心。
     实在的生活,并不是要“明日待明日,明日何其多;我生待明日,万事成蹉跎”!
     总幻想幸福在明日,不如确认幸福在今日。
    “知足”总跑在眼前数尺数丈远处,永远伸手莫及,不如暂且把“知足”的觉受调后,伸手即得,真正的实现“退一步海阔天空”。
     先把“知足”存档在当下的心田,再去作明天更高的耕耘;已付努力,不计成败得失,宽怀豁朗,才是智慧上策。
     知足常乐;不知足,自然常不乐。
     尘间,人心常处于失控,心不由己。
     得一套房子嫌少,及至失去,才知道原来已不错了。积财百万,跟千万的比,还是难受,及至生意亏本,重新填平,还攒八万,就“欢喜”得不得了。
     由此可见,以后,要是有人已尽心力,还是有太多不满,就假设先剥夺其现有,置之于更差的环境,然后,再侥幸让其还原,那他就知道满足了。
     人犯的毛病,连自己都看不透。非常可笑。
     总是要等到更惨时,才会明白原来实际已经不错了。当初,却为什么总不安心?身在福中不知福呢?!
     有钱财不一定快乐,得名色不一定幸福,收获一肚子锦绣水墨,自视才高八斗,也不一定顺意。
     没有正确实在的生命观、生死观,忧郁不畅,愁肠打结,死死难解,到了绝处,就不免要自寻“短见”:
     或投身怒海,或以一根绳索把自己高高挂起,或自高处飞下,震天动地。
     富贵荣华处,常充塞了凡人烦人的苦不堪言!谁可知表相的“仰面行路,气质高贵”背后的苦况呢?!
     有个传闻,从前,某位名人想自杀。
     各路喪鬼闻风而至,为求同伴,缢鬼劝她上吊,溺鬼劝她投池,刀伤鬼劝她自刎;老公则劝她把遗产全都划拨给他。
     四面拖曳,相互争吵,不可开交。
     这一闹,她反倒冷静下来:
     别人争都争不到的,自己为什么看不开?谁都想争便宜,不如把便宜留给自己!要好好地存活,何苦把一切都看成坏坏的呢?!怎可以做傻事?!
     人生至苦,是每夜枕上梦醒后,精神都无出路可走。有时,仿佛唯再去做梦,才感“幸福”,拜托请勿打扰。由此上瘾,如痴如癫。
     有位小姐极怨清贫。一夜,她梦见自己捡了大堆的钱,正畅想怎样花费享用,不料,闹钟咋响。
     真悔不能把那堆钱,尽情受用一番,方才出局。
     她想,要是能在梦里爽一下,也是多美!鬼闹钟,胡闹什么?催命似的,砸了它。
     人间祟拜的偶象英才,常怀着“大愿”,或为自己及所属利益集团的大益,或管天下“不平”事,在浅窄的认知与思维下,一遇所谓“不平”,即用刀来砍“平”;一见突出物或出头鸟,便放暗箭摆“平”;我见不顺眼的,就用炸弹来轰“平”。
     诸大小武侠,概“不知道”伤害或毁人生命,实更不公平。
     只顾紧盯别人如何这般不对,不察检自己,纵容嗔恨,使出打斗,谋杀,争战,就铸成大错,造了恶业。
     宇宙无垠,本自有精密法则。连天才科学家也惊叹不止!此谓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”:
     发出善因的施赠,就受善果的回馈;发出恶因的作用力,就回受恶果的反作用力。
     己所不欲,焉能施人?!凌辱诛戮,难道人家的皮肉细胞就沒有痛觉?于心何忍?!
     打斗,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出路。难道真的没有其他疏导与调和法,能更加臻善美满?
     有名家云:
    “要创建事业,或赚容易的钱也是可以的。但把创建事业或赚钱,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,就是坏人了。
    “坏人在一定的时间里,似活得很好,有钱有权,又有时间,还常携着漂亮女人,似乎老天忘了报应。这类坏人无羞耻,不守道德规范,却能吃饭,玩耍,吹牛,扬威,又不失眠。
    “但最终,还是下场不善,皆缘于其养成的习惯思维与行作,其副作用,是必会造就与世事情态的全面相违”。
     时常可睹,愚见的世人:为乐未几,苦已百倍。
     常言道:种花得花,种果得果;种善得善,种恶得恶。
     只是,善恶下种的时空先后次序不同,错杂交织,才会出现:不是不报,时侯未到;若言一到,没有不报。
     报应之事,只在迟早。有时,须放长眼目或延寿去看,才能确证,没有不验的。这是自然规律罢。
     凡人以为:
     人生有“四大喜”:久旱逢甘雨,他乡遇故知,洞房花烛夜,金榜提名时。
     人生有“四大悲”:久旱逢甘雨:一滴;他乡遇故知:债主;洞房花烛夜:隔壁;金榜提名时:重名。
     真的是:浮生若梦,无非财色名食睡。大喜大悲到头空,竹篮打水南柯梦!一切幻有,入死即无!赤条条来,赤条条去!
     古时修道人王梵志,留有一首傻诗,警示死亡的无奈:
     城外土馒头,
     馅食在城里;
     一人吃一个,
     莫嫌没滋味。
     人生的过程,实如浮光掠影:贪爱、欲求、诬陷、造谣、恐吓、妒忌、辱骂、争斗、虐待、杀戮……
     并且,生老病死,人人无一幸免,亦无法解决。
     生时,痛哭震天,苟存于崎岖险困;老时,模样类狐似妖,人见生厌;病时,枯弱如朽枝,难受如炎旱,拖累耗费,不如废物;死时,烂痛如泥,惊恐莫名。
     若要,再来一次生死,亦觉太苦累了!
     怕死,是人皆有之的。只是,或显或藏,或多或少。    
     拥有富贵才华,拥有人生“四大喜”者,尤其会怕死,常巴不得有什么好的都“地久天长”。    
     人的求生意识,实在都极顽强。拚“死”挣扎,拖延抵赖。阎王催我三更死,非要抗拒到五更。
     能延一秒算一秒,一息尚存,都不想死。甚至,宁愿“刻苦耐劳”,把狱牢地底坐穿,也不愿爽快上死刑。
     死亡,神秘兮兮,鬼影重重,风摇竹动,透着几分幽寒。
     月黑风高夜,谁死,令人不寒而慄。不知“死”胡芦里,究竟卖的是什么药?!
     痛么?有多痛?苦么?有多苦?谁能告诉我们?!
     愚曰:好死不易。人能好死,生时,必要栽善栽善,死时,才能善哉善哉!
     有人尝试,叮嘱近死的友人,请于死后,回来告诉我们:死是怎么回事?
     可惜,他们头一扭,脚一伸,再无“阴信”。
     唯偶尔,于死后头七之日,作弄些响动,在梦里现一下身。但可惜,或欲言未言,或不知所云。
     终究,还是无法确知一切实况,干急了这边厢阳世的一群亲朋戚友!
     谁曾死过一趟,回来告诉我们?
     凡人以为,眼睛看不见即不存在,这是非常不科学,反逻辑的。
     因为,人肉眼可见光,仅是已知光谱中极少的部分。若仅凭如此狭窄视域,而片面武断,又如何能认知宇宙生命实相的全豹?!
     另外,有人是慵懒无知,不想考究生死问题,迂腐固执于红尘的形形色色,不知何去何从,随波逐流,如行尸走肉。实为可怜之至而不自觉!
     世间治学做人的高尚准则,是《中庸》里的话:尊德性而道问学,致广大而尽精微,极高明而道中庸。
     古《寻乐编》云:人生何处无至境,青山绿水长松,密竹野草闲花,都足助我逸兴,发我性灵。在人,自尽会之耳。
     然而,做人无论如何功成,在生老病死面前,总难免徒唤奈何。故而,光有做人道理,还明显极不足够!
     所以,为不虚掷难得人生,就必须要有心身的毅力修炼。将易逝的生命,兑换成修行的成就:超越生死,逍遥无限。
     佛法,是大医王术;佛法,是现有科学未知与不足的补充。它能治愈身心病患,能解生死大难,能使众生了脱烦恼,获得永恒至乐!
     学佛修行,简而言之,就是由传承有绪的显密诸方便法门入手,经过有恒实修,成就能自主日常心景情绪,进而成就自主生死,明心见性,不被困绑于六种类别(地狱、畜生、恶鬼、人、     阿修罗、天人)的苦道中,受报生死,轮转无休。

 


打印该页 】  【 关闭窗口    


武显寺    版权所有 2009-2010    All Rihgts Reserved
地 址:四川省成都彭州县唐昌镇    电 话:028-8622408    传 真:028-8622408   备案号: 蜀ICP备0903322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