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c) 武显寺共修组2010-2020.
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.
www.mituoyigong.cn

武显寺共修组
QQ一群号:63957829
UC网络学习房间:
武显寺共修组
武显寺共修组一
趣盘下载: 弥陀义工趣盘

佛化生活_ 饮食健康
 




素食与学佛

编辑者:admin   来自于:武显寺   发表时间:2011-02-13 18:44:53   修改时间:2011-02-16 11:27:56   点击率:964
 

食物对心智的影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—— 第六届(1997年)欧洲素食大会上的演讲

Sarya Pranakrnananda Avadhuta

 

      我叫Prana Krishna Nanda,大家可以称呼我DadaDada(印度文)是兄弟的意思。很高兴今天见到这么多的素食者齐集一堂,为让更多人加入素食的行列而努力。希望大家非常成功,而且创造一个素食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我吃素有30年了。我不吃肉,不吃鱼,也不吃蛋、大蒜、洋葱或蘑菇。我教瑜伽静坐,一种达到静虑的状态。这种状态,梵文上称为脉轮(charkas)。今天我想谈的主题是饮食对心智的影响,我画一张图来讲瑜伽对心智的认识。根据瑜伽的理论,脊髓是我们神经系统的保护者。请注意,瑜伽所说的神经,与我们医学上所指的意思不尽相同。

脊髓中有三条主要的脉络,一条从我们的脑部下达到脊髓的底部,另外两条像藤一样延着髓环绕着中间这条主脉。这几条脉络相交的地方,就是各个轮脉的轮心,因此轮脉主要是由神经组成。

        组成轮脉的第二个成份是腺体。根据静坐的原理,人体有50个腺体。每个轮脉中有许多心理方面的习性主导我们的贪婪、饥饿、口渴、帮助别人的善心、慈悲、固执与残忍等行为特性。

因此人类心智上的所有可能特性都可以在脊髓、神经系统和腺体中找到。它们的作用过程是,腺体先产生不同种类的荷尔蒙,荷尔蒙进入血液之后,会激发不同的心理习性。当这些习性被重复不断的激发之后,他们就成为我们个性的一部分。因此,假如你吃某种特定类型动物的肉,那么你就会有那种动物类型的个性。只要观察自己的行为表现,我们即能知道我们是吃了那些刺激那些特殊个性的食物了。

猪是非常友善的动物,在亚洲通常被当成顾家的狗对待。虽然它是一只非常有趣的动物,但它也有缺点:就是不断地吃、吃、吃。我知道有些人的行为就像这样,他们都是猪肉的爱好者。羊也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动物,牠们喜欢用头撞在一起。许多人像牠们一样,做同样的事情,原因是吃了羊的肉而发展出这样的习性来。

       大鱼有吃小鱼的习性。在这个资本主义当道的时代,社会经济状况完全像鱼一样,大鱼吃小鱼。

        结论是,我们的人格特性在某个程度上与我们所吃的食物有关。

然而,人不只是一种有机生命,我们有思想,有灵魂。我们必须发掘出这些出来,静坐是引领我们朝向这条发掘的道路。瑜伽的目标是要达到静虑,瑜伽的修行者则是练习将我们所有的能量导引到某种程度的平衡。

瑜伽认为能量有三种特质。第一是悦性,第二是变性(mutable),第三是中间状态。三种力量在我们的意识中并行的进行着。人体最底下的两个轮脉是由堕性的能量所支配,最上面的两个轮脉则是由悦性的能量所支配。当我们分析周遭世界时,我们会想知道,我们需要激发什么类型的能量,来激发我们的意识。明显的,如果我们想与静虑的状态接近,我们必须远离堕性的能量,并且与悦性的能量接近。这说明为什么瑜伽的修行者不吃肉、鱼、蛋、大蒜、洋葱与蘑菇的原因了:所有这些食物都会刺激堕性的精神能量。咖啡、茶、可可与调味品会刺激变性的心智。其它的食物则会刺激悦性的心智。

        因此我们透过静坐达到静虑的状态时,去看植物、动物、矿物与其它元素对我们达到这种状态的影响,因为我们需要从这些东西中获取各种的协助。如果某种食物会剥夺我们达到这种经验的机会,我们就不认为这种食物是重要的,所以我们要除掉有问题的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 人的身体有消化或净化的功能。被消化过后的食物需要28天的时间才能被净化。它的最终产品是淋巴液,一种被腺体做为制造荷尔蒙的原料。非素的食物因为缺乏叶绿素,所以只能产生少量的淋巴;素食的食物则含有大量的叶绿素。产生出来的淋巴液接着转换成腺体中的荷尔蒙,叶绿素是转化过程中所需的催化剂。

        这说明为什么瑜伽修行者与静坐修行者选择含有高叶绿素的食物了,目的是为了让悦性的腺体、头脑、脉络神经系统、皮肤等等获得更多的能量。素食的两种饮食观念是非常重要的:第一是我们所吃的悦性食物,第二是淋巴液需要叶绿素的协助。对瑜伽修行者而言,食物的意义并非只在与其本身,而是一个用来激发我们意识中比较微妙的层次,进而让我们直接经验神性、灵性、醒觉、神(或任何你认为适合使用的名称)的一面。人的心智有解答所有问题的的潜能;只是需要给予些许的专注。这种专注的观念即是静坐,一种自觉的形式。因此我们视素食是达到自觉的方法。

问:请问你对牛只生产牛奶的看法为何?

答:这是有关资本家的道德问题。在现代,牛奶的生产,不是为了我们的健康幸福,或是为了母牛或小牛,而为了赚钱。资本家唯一的目的是为了赚钱,为了赚钱就愈贪婪,而当人变得贪婪之后,就没有道德观念了。对资本家讲道德是徒劳无效的。如果你想改变社会,那么你必须采取更积极的手段,不仅要讨论母牛或小牛的问题,更需做某些实质的事情来改变资本家的道德观念。

素食者的慈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—— 第六届(1997年)欧洲素食大会上的演讲

Giorgio Cerquetti(素食国际创办人兼董事)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们没办法告诉别人为什么他们该吃素,每个人必须自己去发觉为什么,但是,我们可以向别人讲述我们的例子。我想要提的是,在这次大会中,Trespidi博士从你们一些人当中采了血液样本来看看吃素有多健康。我自愿参与了此项测试,在测试中,我被问到曾经患过什么病。理论上,因为素食者的饮食关系,素食者应该从来都不会生病。

        我有过不寻常的体验。我发现世界上有百分之十的人受先天性脑部动脉血管畸形之苦,他们的病症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在有生之年被发现。如果这种病症异常地以脑疝的型态出现,我们就称做动脉瘤,是有可能致命的。五年前我在美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,结果我活下来了,但是,他们告诉我在我剩下的人生岁月中,我都必须服药。我问医生们我还能活多久,他们只跟我说没有相关的统计资料。我问他们如果我不服药,可能的后果会是什么,他们回答说我有可能会发作并导致瘫痪或死亡。我的经验使得我相信,透过正确的饮食、静坐,和内心的平静,我可以不需要靠药物而解决这项疑难。我身体这个畸形情况是先天性的,表示那是我从另一世带来的问题,而且,表示我在这一世行为端正,因此,我决定继行相同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的潜能是无限的。目前我正在对意识和潜能发展进行一项深入的研究。我在印度已经待了很长的时间,在那儿,我遇到甚至想设法使自己停止进食的瑜珈修行者。你也许已经觉察到,尽管我们需要花时间来吸收食物中供给能量的物质,但只要把东西放在你嘴巴里就足以赶走饥饿感。饥饿感马上停止是因为食物含有一种称为气,梵文的Prana,生命力或生物能,这种能量可以再度活络我们的灵气与我们的能量场,并给予我们必需的激励,使我们运作。一但我们知道有人可以不进食即可过活,我们便能领悟到食物的质比量重要得多。人们通常认为一个体重稍微超重几公斤的人比一个瘦的人还健康,不过,事实上瘦的人有活得比较久的倾向,因为,很明显地,瘦的身体比较容易吸收生命能量。根据我对超自然的研究,发现以色列那位有特异功能的人盖勒(Uri Geller)是一位吃全素者,这使我深信素食主义有助于特异功能(ESP)的发展。事实上,素食是让一个人兼具感官以及超感官体验的关键。在美国,美国太空总署已经设计出一套给航天员的饮食模式,那是一套不含蛋或者其它动物产品的严格素食饮食法。这套饮食法必须由源自植物的产品所组成,并经无毒加工处理,这样,可以让食物保存非常久,而且在狭窄的环境中,只占极小的空间。在美国,他们已经在狭窄的空间做过实验,实验显示,用来将自身排泄物再循环当做肥料的最佳饮食方式,即是素食的饮食。

        我有一本书很快就要出版了,书名叫做《素食革命》,是关于一项分送素食食物至世界各地的计划,且受惠者将会是美国境内最穷的人。素食者一年到头都是在做好事,不伤害到其它动物,因此,我想推出一个《慈悲的素食者》的形象——一个具有如此思想意识的人:藉由不吃肉,让自己受益,连带也让动物受益,并且,透过分送素食给其他人,自己也在散发慈悲:自己以行动表达对动物以及对其他人的爱,并帮助他人得到更高层次的身体以及精神上的安康,以得到更好的业报。事实上,我们可以不用杀死另一只可怜的生物:动物,来喂饱一个可怜的穷人。

        为了劝别人吃素,我们需要经过下列步骤:首先,我们必须找种子(有关素食主义的谈话),接着,找土壤(每一位我们接触到的人),然后耐心地栽培,以促进种子发育,因为成熟和之后的收获都会在它们自己适当的时机出现,急不得的。很重要的是,我们不应该不耐烦的对待那些还没有准备好接受我们信息的人:我们的信息必须是有确实根据的、开放的,且真诚的,我们必须允许我们的信息能有一段酝酿期,让其它人有时间去栽种和培养。我们必须将我们的信息传送至四面八方,而不是只停留在小集团内。这是转变过程中历史性的一刻。现在的事物比以前还糟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:现在,我们可以透过现代化的媒体来交流,而且,人权比过去更有价值。素食主义甚至对教会和政府正产生一些影响。这是一个转变期,就像黎明一样:一边是黑暗,另一边则是光明。此时正处于新时代的黎明。就像最冷的时刻出现在黎明前,以占星学来说,近代人类最冷酷的时刻是在一九四年与一九四五年之间,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。新的价值观正浮现。现在正是重新思考和分析过去错误的时机。历史书籍并没有告诉我们那些英勇壮烈的时刻还有使人不快的一面:死亡、折磨、剥削,以及受难。那些教导大家爱和尊重所有众生的人才是人类社会真实的英雄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让我们谨记前苏联革命家和领袖列宁曾说过,当少数群体不再认为自己是少数群体的时候,他们也能创造历史。如果没有人以少数群体的身分带领着这个地球传达素食主义,且让良心和希望之双塔持续闪闪发光,那么,我们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场大会里头。通常,我们的理想总是比我们所能实现的目标要好,尽管如此,我们务必要有耐心,等待适当时机(马丁路德博士说:我有一个梦想!)。把生病的人称做病人(patients是有道理的,因为他们要康复需要的正是耐心          (being patient)。我们一定要把素食者从少数群体的心理状态中拉出来,集会、研讨会、年会,以及短期课程对此都有所帮助。跟Trespidi博士共同经营也许会是项好计划,我们两个人各自倾向心灵的(哲学的)与医学领域的研究。只有在有其它素食者与我们作伴的时候才觉得舒服,而平时与非素食者相处却觉得不舒服是没有好处的,因为首先我们必须让自己安心自在,然后才能开始将非素食者视为有潜力能在将来成为素食者的人。

我们不该因为我们好像没办法劝人家吃素就气馁,因为重点是播种。我以前提到过蔓延性的复苏,藉此,我们诚实地、认真地,以及科学性地播种。我们得改变我们的行为。在与非素食者的讨论当中,我们不需要立即的认同,也不需要显耀的胜利。不管我们想不想晒黑,太阳都会升起,不过,如果我们待在阳光下,我们就一定会晒黑。如果我们散发出积极性,那些与我们接触的人们将会受益。必须没有障壁、不分派系。素食者必须先意识到自己是世界公民。如果我们相信动物跟我们一样有相同的生存权,那么我们就必须停止像少数群体一样的行为举止。如同Trespidi博士所说,政策上的讨论是受欢迎的。向那些已转变者讲道是不够的。一个像这样的会议真正成功的地方不在于素食者的参加人数,而是在非素食者出席的人数。将来,人群聚集在一起不是因为他们都是素食者,而是因为他们都对健康非常关心。全面的安康以及身心平衡是使人们转向素食主义之钥。

 

 

,

打印该页 】  【 关闭窗口    


武显寺    版权所有 2009-2010    All Rihgts Reserved
地 址:四川省成都彭州县唐昌镇    电 话:028-8622408    传 真:028-8622408   备案号: 蜀ICP备0903322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