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c) 武显寺共修组2010-2020.
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.
www.mituoyigong.cn

武显寺共修组
QQ一群号:63957829
UC网络学习房间:
武显寺共修组
武显寺共修组一
趣盘下载: 弥陀义工趣盘

道阶基础_ 高僧典传
 




千古一人——玄奘大师的故事(二)

编辑者:admin   来自于:武显寺   发表时间:2011-02-26 16:21:08   修改时间:2011-02-27 21:28:52   点击率:1197
 
千古一人——玄奘大师的故事
(二)

    高昌王曲文泰,在奘师讲经期间,同时命令属下为师准备行装,因西去多寒,共置备法服三十具,连遮避风砂的面具手套靴袜,都一齐新制。又赠黄金百两,银钱三万,绫绢五百疋,充作奘师往返二十年间所需资财。另备马三十匹,夫力二十五人,并派遣殿中侍御史欢信,送师直达叶护可汗处;写了二十四封书信分送给屈支等二十四国,每一封信都附大绫一疋为礼,另给叶护可汗献呈礼品绫绢五百疋,果食两车,信中拜托其沿途照会各国,接待保护奘师,等同接待自己一样。

    奘师非常感动高昌王为他准备得这样丰富,设想这么周详,连夜写信,表达他的谢枕。高昌王含泪读完书信,一想到奘师天明就要离开,竟难过得睡不着,一坐到天亮未曾合眼。翌日国王见到奘师,只说两人既然已许为兄弟,国家的资财,便为共有,又何必道谢呢?


    奘师临行的那天,王与诸僧及大臣、百姓等,几乎全都出城送行,国王抱住法师不禁恸哭,僧俗臣民都被感动的哭起来,悲伤的离别之声,振动了城外山谷。国王命诸妃及百姓等先行还城,自己则与诸大臣等又乘马送行了数十里,才依依不舍的分手还城。

    【2.2.4阿父师泉(阿耆尼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离开高昌国,奘师继续西行约百余里,来到阿耆尼国境(今新疆焉支)。


    这里有一名叫阿父师的名泉,在砂漠地带的一座绝壁之上,崖高数丈,水自半崖而出,相传曾有一段奇异的因缘。据说往昔曾有商侣数百人途经这里时,水都用光了,一行人饥渴疲惫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这时候,群众里有一位行脚僧,什么东西也没带,一路上都靠大家供养过活,可是他一点也不紧张。


    于是大众中就有人建议:「这位出家的师父,我等一路供养他饮食,现在大家断了饮水,他却一点也不忧虑,也该叫他想想办法啊!」


    这说话的人,原本带着责备的口吻,但没想到这位僧人听完,却一口答应下来,并对众宣示说:「你们欲得水者,先要礼佛,接受三皈五戒,然后我再为你们登崖求水。」


    大众虽然半信半疑,但眼看别无他法,只得依从他的话,全体向空遥礼佛陀,接受了皈戒。受戒完毕,僧人又教大众,等他登上绝壁后,齐唤「阿父师为我下水!」。众人等到僧人登上砂崖以后,就依教而行。不久,果然水从半崖涌出,大家无不欢喜雀跃,赶紧将皮囊盛满泉水。可是等了许久却不见僧人下崖,于是大家都登崖观看,才惊见僧已端坐入灭。大众虽然为此悲号不已,但也没办法,只得依照西域的礼法,在僧的坐处举行火葬,并聚砖石为塔。


    这塔至今依旧存在,水亦从此不绝,给行旅往来的人,带来许多便利。此泉水非常奇异,不论旅人多少,水始终用之不尽;若无旅人时,则仅冒出些许津液。从此,这里就命名为阿父师泉。


    奘师与众经过阿父师泉时,听了这一段数百年前的求水因缘,无不感动异常,是晚就宿在泉旁,准备次日再出发西行,越过艰险的银山。

    这银山在过去本是一座银矿,西域诸国的银钱,大都从这里生产。可是矿产采完以后,这里就没落了,并且成为盗匪出没藏匿的贼窟。奘师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前进,行至山西的险道时,不幸遇到一群盗贼,好在仗着人多,仅被劫去部分的财物,幸未伤人。本来当天可以抵达王城,因遇贼耽误,行近山下,天色已暗,因此就地于川岸露营夜宿,准备次日再行入城。


    但同行的商侣数十人,因为要赶着隔日早上的买卖,提前入城,于半夜就悄悄的出发。不意前行十余里时,又遇到一批盗贼,不但劫尽了财物,还全被贼人杀害。等到次晨,奘师等一行经过这里的时候,只见遗骸满野,无一幸免。


    师等见状伤叹不已,亦可见西行旅途之艰难。


    【2.3过库车拜寺礼佛(屈支国境)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往前不远,王城在望,阿耆尼王早已亲率大臣出城迎接,延请奘师入宫供养。但由于这个国家过去曾被高昌国侵扰过,还记着旧恨,所以不肯为奘师补给马匹,因此一行人仅留一宿,便继续西行四日,渡过两条大河,步行约数百里,才进入屈支国境。


    奘师等人将近王城时,屈支国王早已率高僧木叉鞠多等前来迎接,并在王城东门外,悬旗旛盖,安座供陈佛像,奏乐迎接。


    奘师就坐后,就有一僧高擎鲜花一盘,授与法师。奘师接过花后,再至佛前散花礼拜,一路入城,随着地上散花而行,每至一寺,受花受食果浆,辗转巡礼各寺,直至日落方毕。


    奘师入城以后,先在城东南一高昌寺驻锡,因此寺的僧人均来自高昌,因此一听说法师从家乡来,就先迎请奘师在其处过宿。


    次日国王请师进宫应供,但食中有三净肉,为奘师所拒绝。


    国王深为诧异,奘师这才告诉国王,说三净肉乃为方便渐教所开,非大乘原来宗旨,所以不能接受,只愿接受其余素食。

    奘师受供后,便直接前往王城西北,昔日鸠摩罗什大师曾住过的阿奢理贰寺参访。该寺的现任住持木叉鞠多长老,曾游学印度二十多年,对「声明」之学最有心得,一向为王及国人所尊重,号称「独步见」。奘师到时,他因为轻视奘师年轻,便仅用普通的客礼接待,并且还不客气的说:﹁我们这里举凡杂心、俱舍、毗婆沙等论典,一切应有尽有,你就不必再冒险前往婆罗门国了,徒受艰苦。「奘师见他语气傲慢,就故意问他说:﹁你可有瑜伽师地论?﹂鞠多说:「何必要问这本邪见书呢?真正的佛弟子,是不学这些的。」


    奘师对这位高僧本来还满怀尊敬,但听了这些话后,就知道他的知见不正确,因此当场与他辩驳,说:「婆沙、俱舍在我国早就有了,我只是有感于其理疏言浅,毕竟非大乘究竟的学说,所以才西行求法,为的就是希望能学大乘瑜伽论。瑜伽论是弥勒菩萨所说,你怎么说它是邪见论呢?」


    鞠多见奘师反驳,不悦的说:「你年纪轻轻,哪懂得婆沙等论的奥妙?」

    奘师于是马上提出俱舍论前面的文句请他解说,但他始终无法回答。奘师只好再提出一段原文,他还是不知道,竟然强辩说论中没有这段文字。此时正好王叔智月法师在座,对经论也素有研究,就证明论上确实有这段文句,并马上取出一本俱舍论,亲自指给鞠多看,鞠多惭愧极了,只好推说年老而忘记。

    奘师辩倒了木叉鞠多以后,不仅不感到高兴,反而非常失望。本来打算立刻启程离开,但因那时的崚山山路为雪所封,无法前进,所以又在此停留了二个多月。


    期间,奘师经常前往向高僧请教经论典籍。这时鞠多见到奘师,再也不敢倚老卖老,踞坐不起了。鞠多私下还对门人说:「这位支那法师不好应付,如果前往印度,恐怕也少有人能比得上他。」


    【2.4风雪杂飞渡天山(跋禄迦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    奘师离开屈支国时,国王又送了他许多驼马及力夫,并亲率僧俗等至城外送行。师等西行二日后,不幸于途中遭遇突厥盗贼二千余骑。还好中途因盗贼起内哄,继而自相斗争散离,奘师等人才因此脱险,总算有惊无险。


    又前行六百里,渡一小砂漠至跋禄迦国︵旧称姑墨︶。停留一宿,继续向西北行三百里,更渡一砂漠,才至崚山。


    崚山(天山)在葱岭之北隅,山势险峭,矗立云霄,不见山顶,冰雪所聚,积而成崚,终年不解;仰望时,只见一片白皑皑的,看不到边际。山峰横于路侧者,或高百尺,或广数丈,因此蹊径崎岖,攀登艰阻。又加上狂风暴雪,奘师等人虽然穿著重裘,仍不免浑身发抖。想要煮食或休息,也找不到干燥的地方可以停留。因此吃饭时,就只好悬锅而炊;晚上睡觉,也只能把毛毡铺在冰上,将就些休息。


    就这样经过了七天七夜,总算度过了崚山,到达热海南岸。在这次艰难的过程中,冻死的徒侣、力夫,大约有十之三四,驼马尤甚。

   【2.5过素叶城达可汗(西突厥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奘师一行下山后至一清池,又云热海(今伊西克湖),因其接邻崚山而不冻,故得此名。周围一千四五百里,东西长而南北狭,烟波淼茫,一望无际,不待起风而洪波数丈。师循海边向西北行五百余里,至西突厥,在素叶城巧遇叶护可汗正在此间行猎,于是奘师取出了曲文泰的介绍信,去见叶护可汗。


    可汗身着绿色绫袍,前额缠着一丈多长的素绸,两端拖在背后。随从的二百多位官员,也都穿著锦袍,拖着长长的发辫,环绕在可汗的左右。此外还有许多兵士,穿著羊毛短袄,各拿着不同的武器,有的坐在马上,有的跨在骆驼上,大小旗子随风飘扬,真是威风凛凛。


    可汗见了曲文泰的信,知道奘师要去西竺求经,高兴地说:「我现在要到远处狩猎,两三天内就会回来,请法师先进城安歇。」随即派了一位近身侍臣护送奘师回宫休息。


    两三天后可汗打猎回来,立刻派人引奘师入可汗所居的大帐,帐上装饰金花,眩人眼目,诸大官在帐前排成两行。奘师走近大帐三十余步时,可汗出帐迎拜,并传语慰问,延请入坐。


    这突厥国原本奉祀火神,为表对火神的尊敬,皆不设床桌,大家都是席地而坐。(因为木头为可燃之物,内含火种,故敬而不用。)但为了对奘师表示敬重,仍为他准备了一张铁床,再敷上舒适的垫子,请奘师升座。接着,可汗才引汉使和高昌王的专使进帐。高昌王的专使递呈国书及信物、礼品后,叶护可汗欣喜万分,即请他们一同入座,并赐以葡萄美酒享用。随后的佳肴虽多是肉类,但亦不忘为奘师另外准备素食。餐后可汗请奘师说法,奘师为他们解说五戒十善及波罗蜜多解脱之业,并劝勉他们爱惜物命。大家听后均欢喜信受。


    叶护可汗聆师法益后,留奘师多住了几天。这期间,他劝师最好能中止印度之行,因为那边的气侯炎热,他怕奘师经不起高温,会热出病来。而且那边的人既黑又丑,并且粗野无礼,实在不适合奘师前往。奘师听了之后,害怕又发生像高昌王那样的事,马上回答说:「为了朝拜圣迹,求取经法,任何煎熬我都不怕,请可汗不必为我担心。」可汗见奘师心意坚决,无法阻挠,就不再多说。但为尽地主之谊,仍然热情的邀请奘师多住几天,四处参观。


    奘师在突厥停留期间,看到许多奇异的风俗陋习,既迷信又愚蠢,于是建议可汗要善加教化百姓。可汗于是乘机请求法师慈悲,普施法雨。奘师为他们开讲五戒及八正道,让许多顽愚的人,因此感化向善。


    奘师离开突厥的那天,可汗特地找了一名精通汉语的少年,封为摩咄达官,让他带着介绍信及丰厚的供养一批,护送奘师到迦毕试国。


打印该页 】  【 关闭窗口    


武显寺    版权所有 2009-2010    All Rihgts Reserved
地 址:四川省成都彭州县唐昌镇    电 话:028-8622408    传 真:028-8622408   备案号: 蜀ICP备0903322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