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c) 武显寺共修组2010-2020.
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.
www.mituoyigong.cn

武显寺共修组
QQ一群号:63957829
UC网络学习房间:
武显寺共修组
武显寺共修组一
趣盘下载: 弥陀义工趣盘

道阶基础_ 高僧典传
 




千古一人——玄奘大师的故事(五)

编辑者:admin   来自于:武显寺   发表时间:2011-02-26 16:41:45   修改时间:2011-02-27 21:20:37   点击率:1126
 
千古一人——玄奘大师的故事
(五)

    玄奘大师再向东行三百多里,渡恒河北至中印度境的阿耶穆佉国。更向东南行了七百余里,再渡恒河及南阎牟那河,到钵罗耶伽国。城西有瞻部树花林,据传此地是佛陀昔日降伏外道处,阿育王曾造佛塔及伽蓝在此。此伽蓝处,传是提婆菩萨作广百论以挫小乘外道的地方。

    大城的东面,在两河交流的地方,有一片大广场,土地平正,方圆十四、五里,自古以来就是历代君王豪族,仁慈布施的地方,沿传迄今,都借这块平原举办,因此号称为大施场。


    奘师至此,恰巧遇上戒日王在此行大布施,将五年积财,作七十五日之散施,上从三宝,下至贫苦无依者,无不施与。


    古代的印度对于布施财物的事,是非常重视的,历代帝王,往往开了国库,以济民穷。大富长者,也经常散财施物,因为佛教六度,以布施为先。财分内外,外财指身外之物,包括妻子,田地钱财,一律施舍;内财则是头目脑髓,如今日之输血等,皆曰布施。这也是防止悭贪,利济他人的一种修行法门。


    【5.7憍赏弥刻檀佛像(原始佛像,憍萨弥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奘师再往西南,经过恐怖的原始森林,长达五百多里,才到憍萨弥国。王城的故宫有一座大精舍,高六十多尺,内有一尊檀木雕刻的佛像,据说是往昔佛陀住世时,为了报答母恩,上升忉利天宫为母亲说法,一去就是人间好几个月。出爱国王由于思念佛陀,佛陀于是请目犍连尊者运用神通,把一名雕刻匠摄升天宫亲睹圣容,再回到人间,凭印象用紫檀木雕刻了这尊佛像。据说当释尊说法归来,从天宫下降人间时,这尊佛像居然也像真的人一样出现在迎接的行列中。(当年奘师在印度所见的佛像,就是这尊佛像,这也是第一尊原始佛像的由来)


    城南有古剎,是具史罗长者的故居,其内有一座二百余尺高的大塔,也是阿育王所建,从前佛陀曾在这里说法好几年,旁边还留有过去四佛座、经行遗迹和佛陀爪发塔。东南边的重阁是世亲菩萨造唯识论的地方,东边无忧树林的精舍遗址是无着菩萨著作显扬圣教论的地方。


    【6.佛教圣地菩提垣(636年,35岁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【6.1佛陀大神通遗址(鞞索迦国、室罗伐悉底国=舍卫国)】

    奘师离此再向东行五百多里,经鞞索迦国。此国内有一处佛陀在此说法六年的胜迹,在阿育王建的塔旁边有一棵七十多尺高的树,据传这是世尊在此说法期间,用净齿的一枝柳条的残余部分,拋弃在地生长繁茂至今。其间虽经邪见之徒屡次残伐,但随伐随生,奘师至此时,犹繁茂如昔,一时叹为奇观。


    奘师向东北行,至室罗伐悉底国,也就是佛经上常看到的舍卫国,这是佛陀驻锡最久、说法最多的地方。国境周围有六千多里,在佛陀住世时代,由波斯匿王统治,国势强大。王城内有波斯匿王宫殿遗址,不远有波斯匿王为佛建立的大讲堂,旁边有一座小塔是佛陀姨母钵逻钵底比丘尼精舍。东边是须达多长者的故宅,宅边有一座塔,是武士鸯掘摩罗弃邪归正的地方。


    城南五、六里处,有逝多林,就是闻名于世的祇树给孤独园。昔为伽蓝,佛陀说法的地方,奘师抵此时亦已颓毁。东门左右,各树石柱一支,高七十余尺,为阿育王所建立,以资纪念者。


    祇园中所有房屋,只遗故基,唯独有一砖室尚存,中有一尊金像,这是因佛升天为说法,波斯匿王久别佛陀,非常想念,他听说优填王曾请巧匠,刻檀为佛造像,故亦造此金像,供奉至今尚存。

    给孤独园的东北,有一座塔是佛陀亲自照顾生病比丘的地方;西北小塔则是从前目犍连尊者运用神通力拿不起舍利弗衣带的地方。此间古迹甚多,有提婆达多害佛因此身堕入地狱的大深坑,此外尚有瞿伽梨比丘,战遮婆罗门女因谤佛堕地狱的两个大坑,都是窥视不能见底的大深坑。

    从此东南行八百余里,即至释尊的故乡,迦毗罗卫国。国境周围四千余里,都城十余里,悉皆颓毁。宫城周围亦十五里,垒砖故基,内有净饭王的正殿,现改建为一精舍,其内供有净饭王的遗像。北边则有摩耶夫人的寝殿,亦建一精舍,供奉了佛母的画像。其侧更有一精舍,是释尊降神母胎的地方,也造了一尊菩萨降胎的像。


    东北方有一塔,是阿私陀仙人为太子看相的古迹。其它诸如太子角力处、乘马踰城处、游四门见老病死及沙门处,均有遗迹。总之,这是佛陀降生的国家,圣迹很多,抚今追昔,令人不胜感叹。


    【6.2.2野象供塔(蓝摩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奘师离迦毗罗城后,从此向东,经过一座五百多里的荒林,至中印度的蓝摩国。这里居民稀少,城的东南有一砖塔,高约五十余尺,释尊涅盘后第一个分到舍利的就是这个国的国王,他为了供养佛陀舍利,造了这座塔。


    此塔每常放光,塔侧有一龙池,据说池中有龙经常变化成人形,绕塔而行。除了龙的传说外,更听说这里常有野象衔着花来供塔。

    在这附近有一座寺院,相传在从前有一位比丘,召集同学远来礼塔时,就见过野象衔花安置塔前,后更以牙取草,用鼻喷水,大家见了无不感叹!

    其中有一位比丘,就发愿留在那里供养塔。他说:
    「象是畜生,犹知敬塔献花洒扫;我是人类,依佛出家,岂能目睹任其荒废,而不事供奉呢!」


    于是他辞别大众,结茅留居塔旁,疏通池水,种植花果,虽经寒暑,不以为苦。因此感动邻国的人,各施财宝,共建此寺,直至现在。

    寺的东面大林中,百余里外更有一塔,传为阿育王所建,用以纪念昔日悉达太子踰城至此,解下衣冠发髻珠宝交给车匿的古迹。


    【6.3沙罗树下般涅盘(拘尸那揭罗国=拘尸罗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出了大林即入拘尸罗国,这是佛陀示寂的国度,如今也是一片荒凉。城西北三、四里渡河不远,即世尊涅槃之娑罗树林。


    娑罗树是和槲相类似的树,皮青素白,很光润,其中四株特别高大,正是佛陀示寂的地方,盖有一座砖石的精舍,内有如来涅槃之卧像。

    旁有一塔,也是阿育王所造,塔前立有石柱,用以记载佛之涅槃事迹,但可惜未记年月,使后代无从查考。相传佛住世八十年,以彼地历法约我国历法在二月十五日入寂,但也有说是九月八日的。

    佛灭年代也传说不一,有说一千二百年的,也有说一千三百年或一千五百年,直至近代仍常有佛灭年代考查之诤,或云二千五百余年,或谓二千九百余年的。但自从经过世界佛教友谊决议为二千五百多年后,大多已采用此说,以求统一。


    总之,佛诞、出家、成道、涅盘的日期,众说纷纭,虽经世界佛教会议决定五月月圆之日为综合一切纪念的节日,叫做「卫塞节」,但是日、韩及我国等各地区多仍沿用新历或旧历之四月八日为诞生,二月八日为出家,十二月八日为成道,二月十五日为涅槃,分别定为纪念节日。

    不远处又有塔,相传是佛陀于过去生中修行时,曾作雉王,为救生灵扑火处;为鹿王时,舍身济度众生处。塔的旁边就是佛陀停灵处。停灵塔侧,则是摩耶夫人哭佛塔。


    (据说当初佛陀入涅槃后,阿泥律陀上升天宫告诉摩耶夫人,夫人一时难抑悲痛,竟晕了过去。醒后立即偕天到娑罗双树间,见遗物又嚎啕痛哭。

    当时金棺自开,放大光明,只见佛陀合掌坐起说:「有劳慈母远从天降,心里实在惭愧,但诸行无常就是这样,请不要太过悲哀。」

    接着阿难请示佛陀说:「佛已大殓,但现在又起而说法,若后世问起,该如何解说?」

    佛陀开示说:「佛涅槃后,慈母摩耶夫人自天宫降,至双树间,如来曾为世间不孝的众生,从金棺坐起,合掌说法。」说完金棺自合。

    再由城北渡河登岸,就是佛陀的火化场,现有塔,地面土色至今犹呈黄黑,曾有人至诚祈求,于土中获得舍利。佛陀火化塔侧另有一塔,是纪念佛陀为大迦叶示现双足的地方。据说当时佛陀金棺已上火化场,香木堆积,却总是点不燃,四众惊骇,不知缘故。


    阿泥律陀因而宣告大众说:「这是因为佛陀要等大迦叶到来才举火。」


    随后大迦叶果然带着他的五百弟子从林中赶来火化场,问阿难说:「世尊的身体还能够见得着吗?」

阿难哀伤的说:「千毡络缠,重棺周殓,现在香木已积,就等焚化,如何得见?」


    迦叶尊者正感无望时,不料佛陀慈悲,忽自棺中出示双足,惟见轮相颜色有异,因问阿难,阿难解释:「佛涅盘时,人天悲痛,众泪共染,以致变色。」迦叶尊者默然不语,虔诚礼拜赞叹,香火立刻自然,大火顿起。熄火以后,却见贴身和最外层的裸毡,完好如初,发爪全存。


    据说当初佛陀大殓后,曾三次出棺。第一次伸出手臂问阿难治路;第二次是开棺坐起,为母说法:最后一次是为迦叶尊者出示双足。现足塔侧,是八国国王分舍利塔,也是阿育王所建,塔前石柱则记载了当初分舍利的事情。


    【6.4鹿野苑初转法轮(波罗奈斯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奘师再至波罗奈斯国,此处国周有四千余里,都城西临恒河,长十余里,寺院很多,有三十多所,僧众约二千余人,多学小乘一切有部。


    渡恒河北上十余里,即至鹿野伽蓝。台观接连,犹如一条长廊,有僧千五百人,都是学小乘正量部的。大院内有一精舍,高百余尺,石阶砖龛,有一百多级,室中有一尊[金*俞]石的佛像,做转法轮状。这尊佛像,一直到现代,尚保存在鹿苑的博物馆中。


    在精舍的东南,有一石塔,为阿育王所建,高百余尺,塔前有石柱,高七十多尺,这就是为纪念佛陀昔日初转法轮,度五比丘的地方。(因其侧有弥勒菩萨受记处,所以也有说此塔是为纪念弥勒菩萨受记而建的。)


    附近更有他佛受记的塔,及四佛经行处等古迹,因年代远在劫前,更无法查考了。


    伽蓝的西边,还留有如来澡浴的池迹,及涤器、浣衣等地,均有神龙守护,无人秽触。

    西南边则尚有供奉圣钵的巨塔和憍陈如五人迎佛处的小塔;东行二、三里则有烈士池(俗称救命池),其西侧有三座兽塔,是佛陀往昔修菩萨行时,示现兔身,自焚献餐的地方。


    总而言之,鹿野苑里大多是佛陀于过去世中,修菩萨时的应化遗迹,他之所以会经常示现各种异类,无非为了感化顽愚,调伏刚强。


    【6.5吠舍厘第二结集(战主国,结集:毗舍离=吠舍厘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【6.5.1维摩丈室(毗舍离)】

    离开鹿野苑,从恒河东行三百多里,经战主国,再向东北恒河行百四十里,至毗舍离国。


    国周五千多里,土壤良好,生产多庵罗果,但奘师抵此时,都城已荒毁,只见故基,居人也少。


    宫城的西北,在一寺旁有塔,是佛陀往昔说维摩诘经的地方。在此东北三、四里处更有一塔,即是维摩长者的故居。此宅至今尚多灵异的事迹。


    此去不远,更有一丈见方的石室,此即是维摩大士现身说法的地方。其旁尚有宝积、庵摩罗女故宅。


    维摩居士是古佛再来示现教化的,他是一位大心的长者,深通佛法,每示疾病,助佛教化,佛的许多大弟子,都被他的辩才说服过,大多受过他的法益。


    今奘师来到大士示疾说法的石室,见已呈荒废,不胜感叹!

    吠舍厘城东南行十四五里,至大窣堵波,是七百贤圣结集之处。在此重订达磨(法)与毘奈耶(律)。由全印度各地区佛教中心的代表共聚一堂,在重新整理律藏上尤为重要。此外,吠舍厘也是所有佛教徒心目中的著名胜地,因为佛陀就在这里宣示他即将入涅盘。


    【6.6菩提树垣金刚座(摩揭陀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【6.6.1摩揭陀国】

    玄奘大师南渡恒河,来到摩揭陀国,这是一个和佛陀有深厚因缘的国度,佛陀从修道到证果都在这里完成,国境周围五千余里。这里的风气,崇尚学说,尊重贤士,当时全印度最大,最有名的学府--那烂陀寺,就在这里。国境内共有伽蓝五十余所,僧一万多人,多学大乘。


    恒河之南有一故城,周围七十余里,虽呈荒颓,犹有雄风。据传过去在人寿无量岁时,此地名香花宫城,因王宫多花得名。后来至人寿数千岁时,更名为波咤厘子城,因城多波咤厘树命名。至佛涅盘后第一百年,有阿输迦王(义译无忧王,旧译阿育王,为频婆罗王之曾孙)自王舍城迁来此。因年代久远,今仅存故基,伽蓝数百,亦只存二、三所。奘师一一凭吊,感叹无常,不胜唏嘘!


    故宫之北,临恒河有一小城,城内有千余家;宫北有石柱,高数十尺。据说阿育王在没有学佛以前,年轻气傲,为了惩治拂逆自己的臣民,曾经仿照经中的酷刑,在这里筑了一个人造地狱,地狱中刀山剑树,血池油锅,无一不有。据说当时,只要听说阿育王的地狱之名,没有人不心惊肉悸的。


    后来,有一阿罗汉示现趺坐莲花于沸油镬中,才感化了暴戾的阿育王,并拆除这座地狱。接着又由一位进护大罗汉慈悲善导,领阿育王皈依三宝,从此阿育王便护持正法,并发愿建八万四千塔供养佛陀舍利。


    奘师在城里小住七日,巡礼圣迹。


    人造地狱南有一塔,据说内有佛舍利一斗,每每放出神光。离舍利塔不远处有一精舍,内供有佛陀脚印的白石一方,石上的佛陀印长一尺八寸,宽六寸,脚下有千幅轮相,十指端有卍字纹,历久弥新。


    这是佛将入涅槃前经过时,站在这石上告诉阿难说:「这是我入涅盘前最后留下的足迹。」接着又指着波咤厘子城说:「百年后将有一位无忧王(阿育王)在这里建都,护持三宝,能役使百神。」

    所以在这附近有很多阿育王所建造的塔及石室遗迹,传说均是当初阿育王役使鬼神所建,用来供养佛陀舍利,或供法师习定使用。其中又以故城东南的咤阿滥摩寺遗址最发人深省。

    传说阿育王在晚年时,因病重不久人世,便想把所有珍宝全部供养三宝,以广积福田。但那时权臣掌政,抗命不从,使得阿育王虽然贵为人王,也无法自由支配自己的财产。


    那时阿育王环顾四周,能布施的东西就只剩下刚刚吃剩的半个阿摩洛迦果,于是便派人送到咤阿滥摩寺去供养僧众。如今这塔内供的,据说就是那半个阿摩洛迦果核,以供世人瞻仰警惕。可见世间荣华、权势名位不可久恃,行善积德应该实时。

    【6.6.2礼菩提树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师再向西南行,经砾迦寺,再南行百余里,至菩提伽耶,礼菩提圣树。树垣垒砖为围,四周更筑高墙,东西长,南北稍狭,分四门,正门东对尼连襌河,北门通大伽蓝,寺内圣迹颇多,正中有金刚座。


    菩提树本名毕钵罗树,佛住世时高数百尺,今约五丈余,昔佛坐其下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,因名菩提树。树茎黄白,枝叶青润,终年不凋,唯至如来涅盘之日,其叶顿落,经过一宿,还生如原来的样子。因此每至是日,诸国王与臣僚等,共集树下,以乳灌洗,并燃灯散花,以表礼敬。


    奘师于树下五体投地,悲哀懊恼,自忖佛成道时,不知自己漂沦何趣?今于像法时期方至,想到业重障深至此,不禁悲泪盈目。此时适有比丘僧众数百人,因解夏远近来集,见奘师悲恸,观者无不鸣噎。

 

    奘师在菩提场停留近十天,圣迹已一一礼拜过。第十天时,那烂陀寺派了四位大德前来迎接他。隔天就到达里迦村。这是目犍连尊者的故里,中有二塔:一是阿育王所建,一是尊者圆寂地,舍利安奉于中。奘师在塔寺暂歇时,即有二百多名僧众和一千多名信众,手持香花、幢幡、宝盖前来迎请,赞叹围绕,一直送到那烂陀寺为止。

    此时寺里已集合了寺众在门前等候欢迎,互相引见后,相随入寺。寺方特别预先安置了一个床座,请奘师升座。大众就座后,维那就击犍椎,宣告奘师住寺。

    【7.1.2膝行拜师,述前因缘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接着选出二十位善解经律,威仪整齐的中年僧徒陪同奘师参见正法藏,也就是寺主戒贤论师。在那烂陀寺最为人尊敬的就是戒贤法师,大众由于尊重,不敢直称其名,但号为正法藏。


    奘师当然也是仰慕很久了,能够有缘晋见,百感交集,他依照印度拜见老师的大礼,膝行肘步、鸣足顶礼、问候赞叹,遵行弟子礼节完毕,戒贤论师令人广设床座,让奘师及众僧就座。

    随即问奘师从哪里来的?

奘师合掌恭敬回答:「从大唐国来依止师父学瑜伽论。」

    没想到戒贤论师听了之后,热泪盈眶,把弟子觉贤叫来,他是论师俗家的侄子,也已七十多岁,博通经论,擅于词令,吩咐他说:「你可以当着大家,略说我三年前患病的经过。」

    觉贤听了也忍不住热泪盈眶。边擦眼泪边述说这段希有的因缘:

    「正法藏原来患风湿病,每当发作时,手脚关节像火烧刀割一样的痛苦,时好时发,拖了二十多年。三年前病情加重,痛苦到已经不能忍受。因此对人生感到厌倦,企图绝食自杀。


    没想到当夜就在梦中见到三位天人,一个黄金色,一个琉璃色,一个白银色,端正庄严,雍穆非凡。


    金色人说:『你想舍弃这个色身吗?经上只有说身是苦本,却没有教人自绝。你在过去世中曾经当过国王,使人民遭受许多痛苦,所以才会招感这样的苦报。现在你应该省察宿世的罪业,至心忏悔,甘心忍受,广宣经论,罪业自然消灭。如果只是厌世自杀,苦报还是不会了结。』正法藏听了,至诚礼拜。

    金色人指着琉璃色的人说:『你知道吗?这位是观世音菩萨。』又指着银白色的人说:『这位是弥勒菩萨。』


    正法藏马上顶礼弥勒菩萨说:『戒贤常想投生到菩萨旁边,不知能不能达成这个愿望?』
    弥勒菩萨回答:『假如你能弘扬佛法,就能在后世达到这个愿望。』

    金色人又自我介绍:『我是文殊师利菩萨,因见你不是为利益众生而舍身作无谓的牺牲,特地来劝你。现在应该听我的话,弘扬正法,将瑜伽论等普及到没有听过的地方,你的病自然会慢慢的好起来。三年后将有一位大唐僧人,因爱乐大法,前来拜你为师,你可以安心在这里等着教他。』

    正法藏再次顶礼,感激允诺,说完抬头,三个人已经不见了。醒来才知道是一场梦。从此以后,正法藏的病就慢慢好起来了,乃至痊愈。」

    在座僧众听后,一致叹为希有,奘师更是悲喜交加,赶忙再度顶礼说:「果真如此,弟子当尽最大的努力学习,请慈悲摄受教诲。」


    这时戒师又问奘师在途几年,答告三年,正与梦相符。


    【7.1.3供养丰盛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奘师被安住在觉贤大师的房间第四重阁,先接受为期七天的供养,然后,才被安置到护法菩萨北面的上房里,每日供养更是丰盛:日给瞻步罗果一百二十枚,槟榔子二十颗,豆蔻二十颗,龙脑香一两,供「大人米」一升(其半大于乌豆,味美香鲜,非余米所能及,惟摩揭陀国产此,独供国王及多闻大德使用,故名大人米)。又月给油三升,酥乳等均随日取足。


    又派净信居士一人、婆罗门一人以供差遣,奘师本人则免除一切僧务,出门还有舆乘代步。像这样的优遇,在那烂陀寺主客僧一万人中,连奘师一共也只有十人而已。


打印该页 】  【 关闭窗口    


武显寺    版权所有 2009-2010    All Rihgts Reserved
地 址:四川省成都彭州县唐昌镇    电 话:028-8622408    传 真:028-8622408   备案号: 蜀ICP备0903322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