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c) 武显寺共修组2010-2020.
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.
www.mituoyigong.cn

武显寺共修组
QQ一群号:63957829
UC网络学习房间:
武显寺共修组
武显寺共修组一
趣盘下载: 弥陀义工趣盘

道阶基础_ 高僧典传
 




千古一人——玄奘大师的故事(七)

编辑者:admin   来自于:武显寺   发表时间:2011-02-26 17:00:57   修改时间:2011-02-27 21:15:38   点击率:1089
 
千古一人——玄奘大师的故事
(七)

    奘师在菩提寺期间,每日往礼菩提树及其它圣迹,经八日乃归那烂陀寺。这时戒贤论师要奘师为众开讲「摄大乘论」及「唯识抉择论」,不过在这之前,已先有师子光大德为四众讲中观论和百论,并且以中、百二论批斥瑜伽师地论。

    奘师对中、百二论和瑜伽师地论都有很深的研究与心得,知道两者同一法源,决不会互相抵触;会有误解产生,只能说是研究的人本身无法融会贯通所造成,决不是法的本身有缺失。

    为此,奘师几次前往诘问师子光,师子光无法自圆其说,因此原本跟随他学的人,都渐渐跑去跟奘师学。

    师子光虽然被奘师辩倒,但是他并没有因为这样,而虚心的检讨自己对法是否有偏执,反而因为眼见学生跑去跟玄奘学习,而起了嫉妒心,便批评奘师,说他讲述中、百二论,也不过破斥了偏计所执,其实对于依他起性与圆成实性,还是没有提到;也因此,就断章取义的以一句「一切无所得」来否定所有论述。


    奘师为了让大家能了解此二宗其实不相违背,就著作了会宗论三千颂来释疑。论成之后呈与戒贤论师与寺内大众评阅,见过的人没有不称许赞叹的。

    这时候,师子光感到非常惭愧,已不好意思继续留在那烂陀寺,便悄悄地离开,跑到菩提寺去。


    可是他不甘心,又找了一位东印度的同学,名叫旃陀罗僧诃的,要来和奘师辩论,想要洗雪自己的耻辱。

    但谁知这个人到了那烂陀寺以后,自知要胜奘师很难,又震慑于奘师肃穆中的一股威仪,竟默无动静,几次见面都不敢向奘师开口求辩。从此以后,奘师的声誉也就更加隆盛了。

    【8.6.4外道论难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这时有一位顺世外道婆罗门专程来向那烂陀寺挑战,写了四十条大义,悬在寺门,并夸口说:「如果有人能驳倒其中一条,我就以头谢罪。」果然经过好多天,都没有人出来应战。


    奘师知道了这件事,指示侍者将论义撕下来踩踏撕毁,婆罗门看了很生气问他是谁,侍者告诉他是大唐玄奘法师的侍者。因婆罗门早已久仰奘师的盛名,就没有继续和侍者理论。


    奘师于是答应和他择日辩论,并请戒贤论师和几位大德作见证。

    两人公开辩论,双方你来我往,几次下来,婆罗门已经是义尽词穷,没有话说,只好起立认输说:「既然你赢了,就依我说的,拿走我的头!」

    但奘师说:「佛门慈悲戒杀,我不要你的命,只要你从现在起做我的仆役,供我使唤。」

    婆罗门喜不自胜,闻者亦莫不感奘师之宽宏大量,为其称庆。

    【8.6.5从奴学法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又奘师知道不久将有乌荼国之行,此行是为了要破小乘学说,于是便将小乘所着的「破大乘义七百颂」一书找来,事先仔细的阅读一遍,但仍有很多疑点不能明日。于是就把新收的婆罗门叫来,问他是不是听过。


    婆罗门说已经听人讲过五遍,奘师便要他讲述一遍,不料他面有难色的说:「现在是奴隶身份,怎敢为您讲述经论呢?」奘师回答:「这是小乘论着,我没有研究,你不必客气,但说无妨。」

    「既然您不嫌弃,那就等半夜没有人的时候再说,否则让外人知道,说您跟奴仆学法,会损坏您的声誉。」于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奘师辞退所有人,让婆罗门为他从头到尾详细的说了一遍。


    奘师听完马上掌握了要义,根据论中错误的地方,用大乘理论加以驳斥而写成「制恶见论」一千六百颂。戒贤论师看完后非常高兴,赞赏此论为破斥邪说谬论的最佳杰作。

    事后奘师对婆罗门说:「仁者因辩论失败,沦为仆役已经够委屈了,我现在恢复你的自由之身,随便您想去哪里都可以。」


    婆罗门既欢喜又感激,辞别奘师后,去了迦摩缕波国,见到鸠摩罗王,极度称扬奘师道德学问的高尚。国王听了很高兴,马上派使节前往,欲礼请奘师到迦摩缕波国。


    【8.7问尼干子卜归程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在鸠摩罗王使者未到之前,有一露形裸体的外道,名叫伐阇罗,忽入法师房来,师曾闻尼干外道善于占卜,即请其坐下问疑。


   奘师自述:「玄奘是支那国僧,来此求学,岁月已久,今欲归国,不知能到达否?又去留以何为宜?再则请教寿命长短?」


    只见外道取一白石,画地而卜报法师:「您留在这里最好,五印道俗各界没有不敬重您的。


    当然回国也能安然到达,并受到尊敬,不过还是不如这里好。寿命从现在起还有十年,但若有其它阴德转续,就很难预料了。」


    奘师又问:「我决心回国,要带的经像很多,请问用什么方式比较较安全呢?」


    「这不用担心,戒日王和鸠摩罗王会派人护送,必可顺利载运回国。」

    「可是这两位国王我从未见过,又怎会施与我这样的恩惠呢?」

    「鸠摩罗王已经派人来请了,两三天内就到;只要见到鸠摩罗王,就会见到戒日王。」


    【9.奘师学成终赋归(641-644年,40-43岁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【9.1戒日王礼迎奘师】
    【9.1.1诸德苦留(641年,40岁)】

    尼干离开后,奘师开始准备回国的行装经像。


    寺里的大德知道了都来劝阻,异口同声的告诉他:「印度是佛陀降生之地,虽然佛已入灭,但圣迹还在,应留此参访礼拜,才不白过这一生啊!怎么想要回去呢?何况贵中国对三宝并不知道要恭敬,所以三世诸佛都不选择在那里降生,又有什么值得怀念?」


    奘师只好一面感谢诸位大德的好意,一面很委婉的表达自己的理想说:「法王既立下教法,便应好好的弘扬,以报答佛陀的恩德,怎么可以自悟自了,而不管沈迷的众生呢?何况,中国素来是礼义之邦,一切皆有法度可遵,君圣臣忠,父慈子孝;对于佛法,更是崇奉大乘,多的是发心想亲证佛果的人。虽然佛陀未降于彼,但化身无量,又岂能因佛不住彼而轻视哉?」


    诸位大德再劝:「又好比诸天共同进食,虽一起,但因福德不同,吃起来感受也不同。今天我们虽然同住于南赡部洲,然而佛却选择降生于此,可见中国确是无福的边地,你又何必回去?」


    但奘师反问说:「维摩大士说太阳照临南赡部洲,是为了什么?」

    「为除黑暗。」


    奘师说:「我现在想回国,也是这样。」


    大家见奘师离意甚坚,只好去见戒贤论师,禀明奘师离开的意愿,希望戒贤论师能留住奘师。


    戒贤论师问奘师如何决定,奘师恭敬而坚定的禀告说:「这里是佛陀的降生国,弟子何尝不想长留久住?但是弟子这次西来的目的是为了取经求法,利益众,承蒙师尊亲自教授瑜伽师地论,并且为我解释很多方面的疑惑,弟子由衷感激;加上朝礼圣迹,听闻了各部的深妙教义,真可说是不虚此行。现在也该是我把在此所学的东西,带回国翻译的时侯了,一来可使更多人蒙受法益,二来也谨以此表达对恩师的谢意。岁月不饶人,所以不敢再停留。」

    戒贤论师听了很高兴的说:「这是菩萨的意思,也是我对你的期许,就随你的意思准备行装吧!」说完就回房了。


    【9.1.2鸠王坚请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过了两天,鸠摩罗王果然派人到那烂陀寺迎请奘师,应验了尼干子的预言。戒贤论师看完信后告诉大众:「先前大家曾选定他,等候戒日王的通知要和小乘辩论,现在如果应邀前去,万一戒日王的通知在这时候来,要怎么办呢?」,于是告诉使者回去复命说:「奘师已经决定回国了,来不及前往,请见谅!」


    不久鸠摩罗王又派人赶来,再奉书致意:「请奘师务必前来小住几天再启程,应该不妨碍行程,请勿推辞。」但仍被戒贤论师给谢绝了。


    鸠摩罗王这下子可火大了,很生气的再写一封信,另派大臣亲自送去,表示非请不可的决心。

    戒贤论师看了这封信以后,觉得无法再拒绝了,因为信是这么写的:

    「弟子本来就是平凡人,贪染世间五欲的快乐,从未想过亲近佛法。但自从听到奘师的名字以后,竟然感觉非常欢喜,身心很畅快,好象有了向佛的意念,所以才渴望见面。然而您却一再拒绝,不让他来,这不是要让众生长久沉沦吗?大德继承如来教化、弘扬佛法,为的不就是要普度众生吗?如今我命大臣再来迎请,如果仍然拒绝,就表示您认为弟子是不可化导的恶人,既然如此,远的不说,近代就有设赏迦王逐僧毁寺的事,难道你认为我没有这个能力?我说到做到,希望您好好考虑。」


    戒贤召唤奘师,告诉他说:「这个鸠摩罗王向来善心薄弱,所以国内佛法不普遍。但自从听到你的名字后,便由衷的想要亲近你,诚心的想向你学佛,可能你是他过去世中的善友,好好去开导他吧!如果能诱导他归敬三宝,百姓自然也会跟随;否则,说不定还会发生灾难啊。」


    于是奘师告别大众,跟随使者到鸠摩罗国去了。只见鸠摩罗王亲自率领王公大臣迎接,顶礼赞欢,欢喜不已。这样的礼遇和敬重,对这个一向注重外道的国家来说,是不可思议的事,因此民间道俗随之改变信仰的很多。

    这样经过一个多月后,戒日王征讨恭御陀国回来,听说奘师已经去了鸠摩罗王宫,既惊又怒,立刻派人去见鸠摩罗王,要他立刻将奘师送过去。然而此时的鸠摩罗王对奘师崇拜备至,当作佛菩萨一样供养侍候,哪里肯放人?就对使者说:「要我的头可以,要奘师,别想!」

    使者回去照实回报,戒日王暴跳如雷,向侍臣发牢骚说:「鸠摩罗王太藐视我了,为了一个和尚竟然对我说出这么无礼的话。」

    于是另外派了一个使臣去责备鸠摩罗王:「你说要头可以,那么现在就请将头交给侍者带回。」
    鸠摩罗王自己知道说错话了,就赶紧派船护送奘师渡过恒河,赴戒日王宫。

    鸠摩罗王先在恒河北岸预设行宫,等奘师渡河之后,就先将他安置在行宫安歇,然后自己再亲率臣僚去见戒日王。戒日王非常高兴,知道他对奘师的敬爱,就不再责备他前日的失言,只问奘师在哪里。


    鸠摩罗王回答在行宫,戒日王问:「为什么不让他到这里来?」

    鸠摩罗王回答:「您既然礼贤乐道,怎么可以让法师来拜见您?」
    戒日王:「是的,我明白了,你先回去,明天我亲自前去礼请。」

    鸠摩罗王回到行宫,报告奘师他见戒日王的经过,并且推测说:「戒日王虽然说明天,可能今天晚上就会来。如果他来了,您不必起身迎接。」

    奘师说:「依照佛法的规矩,本来就该这样。」

    初更时分,有人通报河中出现成千的火炬与响亮的步鼓声,不出所料,戒日王果然乘夜来了,鸠摩罗王立刻率领臣子们到河边迎接等候。


    步鼓是戒日王专用的,他出行时,一定有几百名金鼓手随从,走一步敲一下,称为节步鼓,只有戒日王才能这样,其它国王不能仿效。


    戒日王进入行宫以后,向奘师行头面接足礼,瞻仰散花,颂偈赞叹后,才向奘师问:「弟子先前邀请师父,为什么您都不肯来?」奘师告诉他:「玄奘远道而来,主要是为了听讲瑜伽师地论,接到您的令旨时,正听到中间还没听完,因此才没有立刻去参见您。」


    戒日王又问了一些中国的事情,然后告辞回宫,准备第二天正式的迎请奘师。


    第二天一早,鸠摩罗王亲自陪同奘师渡河,到戒日王宫时,戒日王已经和大臣、法师二十多个人站在宫外等候,见到奘师马上迎请进宫就座,再奏乐散花,珍馐斋供。


    戒日王问:「弟子曾听说您着有制恶见论,希望能看看!」

    奘师就拿出来给他看,戒日王看后,很高兴的对在座的小乘法师说:「太阳出来了,萤火虫和灯烛就失去光亮;天雷响起,就听不见锣鼓鏧斧的声音。如今各位所信奉的宗派,一一被他破斥,请问您们有哪一位能够出来为自己的教义提出意见挽救呢?」

    在座的小乘法师,没有一个能提出反驳的。

    戒日王又说:「各位平日总是自称解冠群英,学盖众哲,也最早提出不同的见解来毁谤大乘。怎么今天一听说有远客大德要来,就借口要去吠舍厘朝礼圣迹逃避呢?我想也知道,必是你们没那份能耐。」

    国王语毕,当众欢喜赞叹奘师不已。

    【9.2曲女城无遮大会(642年,41岁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    【9.2.1曲女大会】

    戒日王真是太高兴了,赞扬之余,仍与大师商讨:「您的论着实在是真知灼见,弟子与在座法师都很佩服。但恐怕其它各国的小乘和外道仍然墨守愚迷的教义,故想在曲女城举办一次大的辩论法会,通令全印度的沙门、婆罗门和外道,都前来聆听大乘的微妙义理,以断绝毁谤大乘的念头,显扬奘师的崇高盛德,摧伏他们的贡高我慢。」


    于是发出通告,令各国国王、论师学人等,齐集曲女城聆听中国法师的至高理论。

    诏令发出,戒日、鸠摩罗二王亦陪同奘师来到曲女城会场,总计五印度中有十八国国王来到,精通大小乘的高僧有三千余名,以及婆罗门及尼干外道二千多人,还有那烂陀寺一千多名僧众也赶来集会,这些来自印度各地的博学善辩之士,为了听这场精彩的辩论,纷纷带着侍从赶来会场,一时之间,场内场外尽是人山人海,好不热闹。


    戒日王早就敕令会场搭建二间草殿,其内安奉佛像,并作讲堂之用,空间都很宽广,每间可容纳一千多人。国王行宫就在会场西面五百里的地方,法会当天,先从宫中请出佛陀金像,安奉在大象背上的宝帐中,此为前往会场的队伍里最庄严的领队。戒日王则作帝释天王装扮,手持白拂侍立右侧;鸠摩罗王作梵天王装扮,手执宝盖侍立左侧,两人都是头戴天冠华鬘,垂璎佩玉。

    又用二只大象装载宝花,一路上追随佛后,随行随散,并请奘师及余师等各乘大象,依次列队王后。另外再用三百头大象,载送各国国王、大臣、大德等,分列两侧沿路梵呗赞颂,鱼贯前进。到了会场外,各令下乘,捧佛入殿安座。然后由国王和法师等依次供养。


    戒日王首先请十八国国王入座,再请各国高僧一千多人入座,次请婆罗门有名的行者五百多人入座,最后才是请各国大臣二百多人入座,其余的道俗人等,则安置在院门外面。等内外都入座后,设席供养;另以各式各样金器道具、三千件上等毡衣供养佛,然后依等次供养奘师及诸大德等。


    随后再设狮子宝座,请奘师升座担任论主。奘师升座后先阐扬大乘宗旨,说明作论的本意。又由那烂陀寺沙门明贤法师宣读全论,另外抄写一本,悬放在会场门外,遍告大众,如果有人能指出其中一字错误加以驳斥的,奘师愿斩首谢罪。结果直到第一天法会结束时,竟无人发言问难,戒日王很是欢喜,休会回宫,王臣僧众也都退席,各归行次。


    第二天仍然照着第一天一样迎送导从,一连五天,祇有奘师宣讲大乘妙旨,破斥群邪外道,却没有人能出面反驳。这时小乘外道之中,有人因为被批判推翻,又没有义理可和奘师论辩而怀恨在心,打算谋害奘师。

    戒日王听到这个风声,马上宣告会众:「凡企图伤害奘师的,斩首示众;毁骂奘师的,断舌惩罚,但为自宗依理申辩的不在此限。」从此以后,有不良企图的人也不敢妄动了,
    直到第十八天,仍然没有人出言反驳。


    法会最后一天,奘师再三称扬大乘,赞叹佛的功德,使很多人弃邪道归正道,弃小乘,师大乘。一旁的戒日王见无人敢辩难奘师,对奘师是益发的敬重崇拜,再度供养贵重的金银衣物,其它各国国王见状,也纷纷供养奘师各种珍奇宝物,但为奘师一一婉谢。


    戒日王又命令大臣在大象背上安置宝座,请奘师乘坐,照印度的风俗游行全城。但奘师谦虚,不愿意这样做。

    戒日王为了坚持这项古礼,就以奘师的袈裟代替巡城,沿途赞颂中国圣僧树立大乘教义,破斥异见邪说,在十八天的论战中,没有人敢与他辩论。

    会场内外的与会大众都为奘师欢呼,竞相赞赏,尊称他为「木叉提婆」,意即「解脱天」之意。从此奘师的声望远播五印。

    【9.2.2佛牙因缘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国王行宫西边有一座佛牙寺,所供奉的佛牙长寸半,黄白色,常常放光明,关于佛牙的来历,也有一段特殊的因缘。

    以前迦湿弥罗国有一位比丘,因为讫利多王毁灭佛法,而远避到印度去。


    后来国家平定,便杖钖回国,在中途遇到一群大象,叫吼着向他跑来,他来不及逃跑,急忙爬上路边的大树躲避。象群见他爬到树上。不一会就将树拔起,用鼻子将比丘卷到背上,往森林里跑去。

    来到一只病象的身旁以后,大象牵引比丘的手到牠的痛处,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片竹刺插在肉里,就帮牠拔出来,挤出脓血,并撕下衣服为牠包扎伤口,这只象才解除了痛苦。其它象见他医好同伴,很是欢喜,纷纷以野果山花供养他。

    其中一象更卷着一个金盒来奉献。
    随后象群将比丘送回原处,比丘打开金盒一看,竟是一只佛牙,就带回国建寺供养。

    戒日王听说迦湿弥罗有佛牙的传闻后,便前往要求参观。迦湿弥罗王害怕戒日王的声威,不敢违抗,到处寻找,好不容易才找到。可是戒日王看完深生敬重,竟仗恃国势强盛,硬请回国,就是现在寺中供奉的这颗。


    【9.2.3无遮大施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奘师在散会后,陪同戒日王将会期中所铸造的金佛像和衣钱等交给寺主妥善珍藏,作为纪念,同时瞻礼佛牙。

    由于奘师在赴会之前已经向戒贤论师及那烂陀寺的大德们辞行,故行装等物均随身携带,准备从这里直接回国。但因戒日王欲在钵罗耶伽国两河间立大会场,每五年一次,作无遮大施,请五印度沙门,婆罗门及贫穷孤独者受施,每期七十五天,过去已施五次,今欲作第六次会,请奘师暂留随喜参观。奘师欢喜接受。


    奘师随戒日王向大施场出发。大施场周围十五里内平坦如镜子,自古人人都希望能赶到这里来布施,称为「无遮大施会」(露天没有遮盖的意思)。


    戒日王在会场四周,各约千步,以芦苇为篱,中搭草堂几十间,作为库房,存放各种珍贵物品。旁建长舍数百间,堆积衣服、金钱等日用物品。又于篱外建一大厨房,宝库前造长屋数百行,好象现在的街市一样,每行均可容纳一千多人休息,曲女城大会许多还没回去的道俗人等,都来参观,已到场的受施者就有五十多万人,场面之大可以约略想见。

    【9.3终赋归曲还大唐(643年,42岁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【9.3.1殷懃送别】

    奘师参观完无遮大施会后,就向戒日王辞行,戒日王说:「弟子正想助您弘扬教法,怎么就要回国呢?」因此又留了十多天。


    鸠摩罗王一听说他要回国,也连忙挽留劝请:「奘师如愿长住我国,弟子必当尽心供养,为您造一百座寺院,帮助您弘扬佛法。」


    他们的诚恳慰留,使得奘师又滞留了半个多月。

    但他心里很是着急,就找机会委婉的对他们说:

    「中国离这里很远,且有山川险阻,闻法较晚。虽知梗概,但因经论不齐,义难周全,所以我冒险来此取经求法。所幸现在已经如愿以偿,况且我已四十四岁,恐怕来日不多,不能完成译经的心愿,故日夜不敢稍忘回国的事,以宽慰国内贤哲们的殷殷盼望。经上说:『障人法者,当代代无眼。』如果强留玄奘,将使我国很多修行人失掉听法的利益,这无眼的苦报,你们不怕吗?」

    戒日王听完,就打消留他的念头说:「弟子仰慕奘师的德养,所以希望能常常瞻仰侍奉,但是既然会损害到很多人的法益,也不敢坚持,但不知道奘师想要从哪条路回国?如果由水路走南海,弟子当派使臣护送。」


    奘师对戒日王的盛情表示感激,但他之前因与高昌王约定回国途中,要再前往拜访,所以仍然选择由北方的陆路回去。

    于是戒日王命人准备金钱资粮,鸠摩罗王也准备了许多珍宝,但全被奘师婉谢,只接受了鸠摩罗王的一条粗毛披肩,作防雨用。


    贞观十七年(公元六四三年)五月,奘师正式告别大众,戒日王和各国王大臣都设饯送别,直至数十里才回头,临别分手的时候,大家都难过得哭了。

    奘师将经像等物,交北印度王乌地多,以军马运载先行,缓缓前进。随后戒日王又托乌地多王巨象一头,金钱三千,银钱一万,供作奘师旅途所需。

    经过三天,戒日王因思念殷切,忍不住又与鸠摩罗王、跋咤王等,率领数百轻骑追上奘师,再次的送别。这次还加派了四位通译官,戒日王以素毡作书,红泥封印,派通译官先送达奘师所要经过各个国家的国王,交代他们好好的护持,直到奘师回到自己的国境为止。

    这样的殷勤礼重,真是令人感动啊!

    【9.4渡河鼓浪失经木(钵罗耶伽国~毗罗那拏国)(644年,43岁)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奘师等人,从钵罗耶伽国出发向西南行,在大林野中走了七天,到憍萨弥国。旧地重游,又去参礼具史罗长者施佛园等圣迹。


    此时,乌地多王已在此等候多时,与奘师会合后继续向西北前进,一个多月中,经过好几个国家。

    在毗罗那孥国时,巧遇狮子光、师子月两位同学在此讲俱舍论、摄大乘论及唯识论,都出城来迎接他,奘师因此也在此开讲瑜伽抉择及对法论,两个月才讲完。

    继续往西北走一个多月到达北印度王都,又停留一个月,接受乌地多王竭诚的供养后,乌地多王才依依不舍的派人护送了二十多天。


    当奘师经过信度河时,河宽五、六里,经像及同行者坐船前进,师则乘象涉渡,但不料船到中间时,忽然风猛浪急,船身摇晃得很厉害,结果在此遗失五十夹的经本。此时迦毕试王听到奘师来到,亲自到河岸迎接奘师至寺中安置,然后派人到乌长那国抄写失落的经卷。这一耽误又是两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 这期间,迦湿弥罗王得到消息,也远道亲来参礼,流连好几天才回去。


打印该页 】  【 关闭窗口    


武显寺    版权所有 2009-2010    All Rihgts Reserved
地 址:四川省成都彭州县唐昌镇    电 话:028-8622408    传 真:028-8622408   备案号: 蜀ICP备0903322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