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c) 武显寺共修组2010-2020.
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.
www.mituoyigong.cn

武显寺共修组
QQ一群号:63957829
UC网络学习房间:
武显寺共修组
武显寺共修组一
趣盘下载: 弥陀义工趣盘

道阶基础_ 高僧典传
 




千古一人——玄奘大师的故事(八)

编辑者:admin   来自于:武显寺   发表时间:2011-02-26 22:21:35   修改时间:2011-02-27 19:37:59   点击率:965
 
千古一人——玄奘大师的故事
(八)

    奘师和迦毕试王相随往西北走了一个多月,到滥波国境。

    迦毕试王派太子先进城通知僧俗两众准备幢幡宝盖出城迎接,自己则陪着奘师随后慢慢前进。到了城郊,已经有数千人盛大的在迎接,只见大众欢喜礼拜,围绕赞叹,簇拥奘师进城,驻锡在一座大乘佛寺,此时迦毕试王正在这里举办七十五天的无遮大施会。


    又从这里向南到伐剌孥国朝礼圣迹,往西北再经阿薄健城、漕矩咤国,直到迦毕试国内,迦毕试王又为奘师举行了七天的布施大会饯别。然后亲自送他到瞿卢萨谤城才分手,并派大臣率领一百多人护送奘师越过雪山。

    走了七天才爬上一座山顶,山顶下有一个小村庄,约有一百多户,所养的羊大得像驴子一样。当晚就在村中歇宿,隔天凌晨,由一位村民骑着骆驼在前面作引导,奘师一行人跟在后面慢慢前进,到处是冰溪雪涧,如果不是熟悉路况的人带路,就有掉落溪涧而死的可能。


    他们战战兢兢的走了一天才渡过这个险阻,此时在奘师身边同行的,只有僧徒七人,脚夫二十余人,象一头,骡十只,马四匹。


    【9.5.2云结雪飞(安呾罗缚婆国=旧睹货罗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奘师一行人于次日又登一岭,此岭远远望去像一个雪堆;但走近一看,才知道全是白色的岩石所构成,上面草木不生,是世界最高的山峰。山顶寒风凄厉,没有人能站得住脚,就是鸟也不敢直接飞越。奘师从西北下山走了数里路,在一个小平地搭帐篷过夜。第二天继续前进,经过六天才到安呾罗缚婆国,也就是以前的睹货罗国,这里只有三座寺院,佛法不兴盛。奘师在这里停留五天,再向西北下山走去。


    【9.5.3妇女戴角(呬摩怛罗国=旧睹货罗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下山后,来到睹货罗境的各国。上次来活国的时候,恰好遇到国丧,曾在此停留不少时日;但此次叶护可汗的孙子睹货罗王自称叶护,崇敬奘师,挽留了一个多月,而派人护送,与商旅结队同行。奘师经过的国家,大多是睹货罗国的故地,风土民情大都和活国相同。但这里(呬摩怛罗国)的妇女头上戴着木角,高约三尺多,木角上有两个小歧角,上面的象征父亲,下面的象征母亲,随着其中一人去世就除去所代表的歧角。


    奘师离开这里后,继续向东走,遇到寒风冷雪就停止前进。例如在葱岭中,两雪山之间,连春夏也风雪不停,花木稀少,农作不生,一片萧条,连个人影都很难看到。


    总之,这一路上不是高山峻岭,就是川泽湖泊。有时雪行数百余里,好不容易来至一国,略事休息,便又继续向东南前进。


    【9.6登山遇盗失宝象(羯盘陀国)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    到了羯盘陀国,从此以后,险阻就比较少了。王城东南有一片大石崖,石崖下面有两间石室,各有一位罗汉在此入灭尽定。其端坐不动,久不倾倒,亦不朽腐,据说已经有七百多年了。奘师在此国停留二十余日后,复从大石崖东北出发。


    此行仍经历了一番艰危,除气候和路况都很恶劣之外,更于第五天遇到一群盗贼,商侣惊慌,四处奔逃,连奘师乘坐的巨象也因受到惊吓,掉到河里给溺死了。


    幸好奘师没有受到伤害,等盗贼走了以后,和商人们集合起来再向西出发,冒着寒冷和危险走了八百多里,出葱岭到乌煞国。这可说是最后一段险路了,此时虽然离中土还很遥远,但是彷佛已经可以闻到乡土的气息了。

    【9.6.1入定罗汉】=>《慈恩》=>《西域记》


    在这个国家的王城西面二百多里,有一座大山,上面有一座塔。传说在几百年前这里曾发生山崩,结果在山崩后的山洞里发现一位正在静坐的比丘。这位比丘身材高大,却形容枯槁,整个脸都被下垂的须发给遮住了,樵夫发现后,赶紧跑去报告国王。国王亲自前去观看,听到消息的人也都争先恐后的前来瞻供养。


    一位有修行的比丘告诉国王说:「这是一位入灭尽定的阿罗汉,如要请他出定,必须先用酥乳灌注他的全身作滋润,然后再击犍椎。」


    国王依法行事,此罗汉果然张开眼睛,看了看四周说:「你们是谁?可知我的师父迦叶佛现在在哪里?」


    国王告诉他:「迦叶佛早已涅盘很久了,就连现在的释迦如来也都已经成就入灭。」


    罗汉听完,低头闭眼,一阵沉默后,忽然撩起长发,跃升空中,示现大神变,化火焚身。

遗骨掉落地上后,国王与大众乃捡骨建了此塔。


    【9.7鼠壤桑蚕止和阗(佉沙=疏勒国~地乳国=和阗、于阗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【9.7.1至地乳国】

    从罗汉塔向北走到佉沙(疏勒)国,奘师本来应该从这里转天山北路,由高昌国回国的,因为当初经过这里的时候,曾与高昌王约好学成回国时,必到高昌留住三年。但世事无常,此时奘师听到了高昌王的凶讯,知道高昌已被唐太宗所灭,曲文泰也早已不在人世。奘师听到这个消息不免黯然神伤,因此改变行程从天山南路回国。


    奘师经佉沙国到斫句迦国,再继续往东走八百多里到瞿萨旦那国。此国境内多是沙漠,出产手工很细的毛毡和白玉;百姓尚礼义,重佛法,有一百多座寺院,约五千多名僧伽,都奉学大乘法。当时的国王智勇兼备,自称是毘沙门天王的后裔。


    据说国王的先祖原是阿育王的太子,因无子,于是到毘沙门天神庙去求子。结果从神像的额头上裂开出现了一个婴孩,同时间,庙前的地上亦生出甘甜香醇得像牛乳一样的特殊美味,供他食用,所以便取「地乳」为国号,音译为于阗。

    奘师入境后到勃伽夷城,城里有一尊佛陀的坐像,相好庄严,头上戴着宝冠,常常放出光明。据说这尊佛像来自迦湿弥罗国,其中还有一段故事:

    从前有一位罗汉,眼看自己的弟子病重就快死了,忽然想吃酢米饼。罗汉用天眼观察,看到瞿萨旦那国有这种饼,就运用神通去乞讨来。沙弥吃了很高兴,发愿投胎转世要到这个国家。后来果然如愿以偿,并且托生在王家,贵为王子。继承王位后,竟有野心想要征伐前生的祖国。


    就在迦湿弥罗王准备出兵反抗的时候,罗汉告诉他不必劳师动众,他自有办法遣散敌军。罗汉前去见瞿萨旦那王,告诉他前世的因果,并拿出前世穿的沙弥服给他看。瞿王看了以后,立刻证得宿命智,生惭愧心,而与迦湿弥罗国和好,带兵回国,并请回他前生供奉的佛像。这就是这尊佛像的由来。


   【9.7.2修表入朝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奘师在这里停留七天,于阗王听到奘师到来,亲自带领臣民迎接。礼谒奘师之后,国王先回都城准备,留派太子侍候奘师;过两天后又派大官来迎接至离城四十里外的地方安歇,隔天再由国王率领文武百官及在家、出家二众带着鲜花,奏乐列队迎请奘师进城,驻锡在小乘萨婆多寺。


    奘师在这里修了一道表章,托高昌人马玄智随商侣奉表入京,将十七年来周游西域求学的经过,向朝廷作一概略的报告。


    在等待唐太宗回信的同时,应当地人的请求,为他们开讲瑜伽师地、对法、俱舍、摄大乘等四部大论,每天都有王亲道俗等一千多人聆听。


    结果,这一讲又是七、八个月,等讲完时,刚好唐太宗的回信也到了,信上说除了欢喜他的归来以外,并且还要派遣使节来迎接他。

    奘师接到诏书后,立刻向于阗王辞行。于阗王收到诏书后,也敕令各国护送。

    【10.荣归译经二十载(645-663年,44-62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【10.1太宗降散迎奘师(645年,44)

    玄奘大师周游印度,前后历时十七年,从长安到王舍城,行程五万余里;所经之处,尽管风俗千别,艰危万重,最后总算完成大志,载经返国。


    回程时,因路上大象溺死,而经卷众多,如无乘骑,便法进行,于是上奏朝廷,敕命于阗等国协助交通工具,送师一队骆驼,载经横渡沙漠。

    这大沙漠,在奘师刚开始西游时,即已尝遍苦头,回想那时孤单一人,差点命丧黄泉;不过,现在随行人员众多,心境上就轻松多了,况且见到沙漠,知国门已近,欣喜之感自然而生。

    顺利渡过沙漠后,先到达睹货罗的故都,接着转摩驮那故国(沮沫)、经纳缚波故国(楼兰),然后到达沙洲(敦煌),这才算正式回到自己的国境内。


    奘师进入沙州时,官方早已派人在恭候,载运的马匹也早有准备。一行人稍事休息后,即将于阗护送的人马全部返放。本来太宗有命,对于于阗的护送人员,厚赠酬劳;可是他们坚辞不受,奘师只好面致谢忱,并请向于阗王致谢问候。


    奘师抵达沙州后,立刻修表上京,报告行程。当时皇帝在洛阳,正准备御驾东征;见表后,知奘师已近长安,便敕命留守京城的房玄龄派官员迎接。奘师接到太宗的回信后,得知皇帝将要亲征东辽,唯恐来不及见驾,于是兼程赶路,昼夜并进,很快来到了京城近郊的漕上。


    由于奘师到得太早,大出官方意料之外,致使原订之接师仪式,来不及安排;又加上闻讯前来观礼的人,拥塞于途,使得奘师进退不得,只得暂宿于漕上。


    这是唐贞观十九年的春季正月,房玄龄闻报奘师已到,急命右武侯大将军莫陈实等数人火速赶至漕上,一方面又通令城中各寺准备好迎接用的帐舆、幢幡等仪具,准备在第二天一早,迎接玄奘大师,恭送弘福寺。


    当天的长安城内外,沿途人民排列两旁,欢迎此一佛法僧三宝的行列回国,只见每个人手中捧着的,不是名香,就是鲜花,到处都是欢欣鼓舞的热闹气氛。


    总计此次奘师从西域所迎回来的经像有:

    如来肉身舍利一百五十粒。

    摩揭陀国,前正觉山龙窟,留影金佛像一尊,连光座高三尺三寸。


    鹿野苑初转法轮檀刻佛像一尊,连光座高三尺三寸。

憍萨弥国,优填王思慕如来檀刻写真像一尊,连光座高二尺九寸。


    劫比他国,如来自天宫下降宝阶银佛像一尊,连光座高四尺。
    摩揭陀国,灵鹫山说法华等经金佛像一尊,连光座高三尺五寸。


    那揭罗喝国,伏毒龙所留影像檀刻佛像一尊,连光座高一尺三寸。

    吠舍厘国,巡城行化檀刻佛像一尊。


    大乘经典二百廿四部、大乘论典一百九十二部;上座部及三弥底部经、律、论典各十五部;弥沙塞部经、律、论典二十二部;迦叶臂耶部经、律、论典十七部;法密部经、律、论典四十二部;说一切有部经、律、论典六十七部;因明论卅六部、声明论十三部。


    总计共五百二十夹,六百五十七部,以二十匹马,分别载运。进城时,更是装上宝帐幢幡等供养之具,在朱雀街集合出发,游行于市,直至弘福寺内。数十里间,两旁观众如潮。


    行列中,有各种庄严之具,僧尼整服随后。沿途高奏梵音,奇香异花,满街清香扑鼻,盛况空前。


    是日,众人同见空中结有五色绮云,宛转于经像之上,周圆数里,若迎若送,直至寺前,叹为观止。咸谓大法东流,天降祥云,是大喜之吉兆。


    【10.2进宫洛阳谒太宗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奘师进城后,先暂时驻锡于弘福寺,不久即到洛阳见驾。唐太宗见到奘师时,随即起身迎接并赐坐说:「奘师要西行求法,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?」


    奘师说:「当初确曾再三表奏,可是因为诚微愿浅,并没有得到允许,于是只好不顾国法,擅自出关。专擅之罪,还请皇上恕罪。」


    太宗安慰他说:「奘师是出家人,自然与俗人不同;更何况此去冒着生命危险,志在普度众生,令朕非常钦佩。以后就不必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。」


    接着,太宗又一一询问印度的风土民情、政教法令,奘师都一一详细的回答,太宗很高兴的说:「从前苻坚说释道安是法器,全国上下没有人不尊敬他的。可是我看奘师您词论典雅,风节贞峻,不下于古人,可能还超过他们呢!」

    此时赵国公长孙无忌也在一旁附和,称赞奘师的高德懿行。唐太宗与奘师相谈甚契,心想此人的器度才识,是参政治事的人才,就想劝他还俗作官。


    然而奘师自谦是水上的船,船离开水到陆地,不但发挥不了作用,而且很快就会腐朽,因此只想一心一意好好的修行道业,以报答国家的恩泽。至此,唐太宗才停止劝请。

 

    奘师前往洛阳见驾时,正逢唐太宗准备东征高丽,军务虽然繁忙,但仍然抽空接见奘师。

    可是没想到见面后,两人相谈甚欢,竟忘了时间。太宗意犹未竟,便要求奘师随他出征,以便随时可以叙谈,但被奘师以杀伐为佛教禁戒为由,婉谢了太宗的好意。之后奘师乘机进言奏请,他想要到嵩山少林寺去翻译从西域带回来的佛经,请太宗准允。

    太宗说:「不必到嵩山去了,朕为穆太后在西京建了一座弘福寺,寺里的禅院幽静,很适合在那里译经。」

 
    可是奘师又顾虑京城太过繁华热闹,恐怕会影响译经工作,便说:「京城的百姓知我从西域回来,都很好奇想见我。如此一来,恐怕影响安宁,妨碍了译经的工作,还请皇上能派人守门,防止闲杂人员进出!」太宗很高兴,马上就允准他的启请。


    三月法师自洛阳还至长安,即居弘福寺,专心从事翻译工作。


    【10.3奉敕撰成西域记(646年,45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【10.3.1沙门云集】

    奘师住进弘福寺后,便开始作译经的准备。首先他具疏请求皇上委派协助翻译的人员,如证义、润文、笔受、书手等人员。那时由于太宗已出发东征,因此由留守的司空梁国公房玄龄奏请皇上,为其准备一切译经所需事物。


    夏六月,计征选了京都弘福寺的灵润法师等十二人为证义大德,个个均为谙解大小乘经论,为当代所推崇的硕学俊彦;此外还有缀文的大德九人,字学大德一人,证梵文大德一人,其余笔受、书写手不计。

    译经的顺序是先由奘师依照梵文口译,由笔受记录,接着再由证梵文之沙门过目无讹,然后交由证义沙门审查不违原义,再请缀文将文字润色,最后交书手抄写。


    这样伟大的译经场面,奘师首先创译大菩萨经二十卷,佛地经一卷,六门陀罗尼经一卷,显扬圣教论二十卷等四部。二十年春又译出大乘阿毘达磨杂集论十六卷,至二月又译瑜伽师地论。至秋间进表皇上报告译经经过,并请赐序。


    师又奉敕修西域记十二卷,完成之日再进表呈阅。


    【10.3.2帝览新论=瑜伽论(玉华宫)(648年,47)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贞观二十二年,太宗驾幸玉华宫避暑。夏五月,奘师译毕瑜伽师地论,总计一百卷。六月,太宗请奘师进宫,于玉华殿召见,两人谈的非常投机,帝问师说:「现在正在翻译哪部经论呢?」

    师答:「近正译好瑜伽师地论,共一百卷。」


    帝说:「此论甚大,但不知是何圣所说,内容说些什么?」

师告帝说:「此论是弥勒菩萨说明十七地义。」


    帝又问何谓十七地?奘师便将十七地之大义,为帝举其钢目,逐一说明。帝闻后深爱此论,即遣人向京取隃伽论,复详阅览,感叹不已,曾对左右侍臣说:「朕观佛经,犹瞻天望海,莫测高深。法师能于异域,得此深法,而今观之,若以儒道九流比之,犹小池与渤海耳。世云三教齐致,此妄谈也。」


    因此,帝敕所司的官吏手钞新译经论为九部,发布九州,辗转流通。


    【10.3.3帝为作序】=>《慈恩》=>《行状》


    太宗先前曾答应为新经作序,但因国事繁剧,迄未着笔。至此,经法师重新启请,方提笔思考,少顷而成,名「大唐三藏圣教序」,共七百八十一字,御笔自书,敕令贯于众经之首。


    太宗在庆福殿时,百官侍立,独赐法师坐,又使弘文馆学士上官仪,以所作之圣教序,对群僚宣读。这篇圣教序说明了佛教东传,奘师西游的情形,序中赞誉奘师为法门之领袖,说奘师是「超六尘而迥出,只千古而无对」,备加赞扬。


    后来弘福寺僧怀仁,集晋朝书法家王羲之的字,将序文刻在石碑,当时书法家褚遂良又以楷书写了两本,分别刻在长安慈恩寺及同州厅,至今仍留为著名的法帖。


    【10.3.4解夏施衣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从此太宗对佛教更加崇信,和奘师几乎形影不离,对奘师的四事供养也更加殷勤。这年的七月解夏以后,太宗又特别供养奘师摩云袈裟一件,剃刀一把。其中这件摩云袈裟价值万金,制作精妙,根本找不到针线的出入口。


本来皇宫内库,前代留下的纳衣袈裟不少,但太宗却认为没有一件好的,所以又亲命后宫绣制,费时达数年之久。这完全是太宗对奘师的一片诚意,也只有奘师这样的盛德,方能领受。

    【10.3.5度僧万余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太宗由于自年轻起就奔波于战事征讨,登帝位后又劳心国事,加上前次远征辽东以来,精神气力已大不如前,于是开始感受到人世间的无常。


    幸而遇见奘师劝他皈依三宝,留心正法以调剂身心,身体和精神才渐渐好坏,因此对佛法就更加的虔诚恳切,他请问奘师说:「作什么功德,利益最大?」

    奘师回答:「众生迷感,没有智能不足以启发;培植慧芽的最好方法就是法宝,因弘法的仰仗是人,所以度僧的功德最大。」

    唐太宗听了很高兴,不久就昭告天下,度僧万人;京城及诸州各寺,各度五人,弘福寺度五十人,海内各寺三千七百一十六所,共度僧尼一万八千五百余人。


    盖在此之前,天下寺庙,遭隋季凋残,僧侣将绝,蒙此一度,便成徒众,所以后人叹曰,美哉君子所以重正言也,此奘师之功莫大焉。

    一时佛教复兴,形成繁盛的气象。

    【10.3.6大慈恩寺(西安城南)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又唐太宗向来特别喜欢金刚经,一日与奘师谈到了金刚经,太宗问师:「金刚般若经,理微言简,向来为贤达君子所喜爱读颂,但不知前代所翻,文义完不完全?」


    「旧译本略有遗漏,若依梵本原意全译,应该名为能断金刚般若才对。须知菩萨以分别心为烦恼,而分别之惑,坚固如金刚,唯有以本经所诠之无分别慧,才能断除,故名能断金刚般若。所以说旧译本少了能断二字,这是很重要的。」


    「既然这样子,大师您手上又有梵本,不如再翻译一次,使众生都能得闻全经,您看如何?」


    于是奘师便依梵本重新翻译了能断金刚般若经,文字较多,义理也较为周详。

    不过,话说回来,新旧译本各有优点,就讽诵来说,旧译较受国人喜爱,所以一直至今,流通本还是以鸠摩罗什法师所译的旧本为主。

    (现今,罗什法师与玄奘法师二位所翻译之金刚经原本,均已出土,发现原来之梵文本就已不同,非是罗什法师为了讽诵方便而加以简略,望读者勿误解。)

    这年年底,皇太子为了纪念母后而兴建的大慈恩寺即将完工。此寺美仑美奂,庄严异常,将来一旦落成,将奉旨度僧三百,另请五十位大德同住。同时,又别造翻经院一座,虹梁藻井,殊丽非凡;院成,将令奘师移驾此院,继续译经的工作。


    【10.3.7太子礼佛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十二月间大慈恩寺落成,奘师正式移居大慈恩寺。晋山升座大典那天,仪式非常隆重,恭迎佛像及送僧用的各种幢幡帐盖,齐集于安福门街,其锦彩轩轞,鱼龙幢戏,凡千五百余乘。


    先是绣画等像二百余尊,金银像两尊,金缕绫罗幡五百口,与法师从西国携返之经像舍利等,自弘福寺引出,安置在帐座及诸车上。像前两边,各严大车,车上长竿悬幡,幡后即有师子神等为前引仪。

    另备宝车五十乘,坐诸大德,其次为京城僧众,各执持香花呗赞随后,其次则文武百官,各将侍卫部列陪从,大常九部之乐分列两边,万年长安两县音乐继后,幢幡钟鼓,訇磕缤纷,盛况不下于当初回国入住弘福寺,一路观者逾数万人。

    到了度僧大典那天,太子率领仪卫出宫,到了山门,下马走入大殿,文武百官陪同进入。礼佛后引见五十位大德,并陈述建寺的宗旨,悲切哀恸,侍臣僧众都为他的孝思感动落泪。

    随后宣降恩旨,赦免京畿的囚徒,但须剃发观斋;接着下阁礼佛,与妃嫔参观寺院,到奘师居室时,还特别作了一首五言诗,亲自书写,悬挂于门上。


    【10.3.8帝崩含风(649年,48)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奘师迁居慈恩寺后,虽然事务繁忙,然译经工作不曾松懈,贞观二十三年二月,又译完了如来示教胜军王经一卷。同年四月,太宗驾幸翠微宫,太子和奘师都陪同前往,政务之余,常和奘师谈经论道,请示因果报应的问题,也常问到西域先圣遗芳故迹。奘师引经据典,详加讲述,太宗深信不疑,常叹相逢恨晚。


    太宗此行离京时,身体已稍感不适,但精神言谈丝毫没有影响。至五月时,轻微头痛,就留奘师在宫中。
但哪知从此一病不起,第二天,就在含风殿驾崩了。太子含悲即位,是为高宗。

    【10.3.9大臣求戒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奘师回慈恩寺后,就专心从事译经的工作,分秒必争。为了如期完成,特别拟定一份「译经进度表」,白天没有完成的工作,也一定在晚上继续完成。每天译完经后,还要念经拜佛,直到三更才睡;然后五更便又起床,一边诵读梵文原典,一边用朱笔作眉批,以作为一天译经的参考。


    每天上午和下午各有一个时段为寺众宣讲新译的经论,这是特别为来自各州县参学的僧尼决疑义而讲的;当然,身为一寺的住持,执事僧徒咨询请示的也不在少数。


    寺内弟子一百多人日夜都来请示教诫,室外檐廊下常站满恭候谒见奘师的人,虽然事务繁忙,都能处理得有条不紊,空闲时还常为寺内的大德讲说西方圣贤的论义及各部的差异,偶尔提及少年时期在长安参学的往事和游学印度的经过;王公大臣常来寺礼佛,也需招待应酬,方便诱导,使他们都能虔诚皈依三宝,大家对奘师无不肃然起敬,衷心赞扬。


    永徽二年有瀛州刺史贾敦迹,蒲州刺史李道裕,谷州刺史杜正伦,恒州刺史萧锐等人,因朝觐聚集在京师,公事之余,一起到慈恩寺礼觐奘师,并请奘师为他们授菩萨戒,辞别后各舍净财,并修书派专使送来礼谢奘师,书中感激仰慕之情,溢于字里行间,由此可见当时朝廷显贵对奘师的尊重与敬爱。


    【10.4大雁塔中贮经像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【10.4.1造大雁塔(慈恩寺旁)(652年,51)

    奘师深感世间无常,惟恐从天竺带回的经藏散失,也为了防范水火灾,上书高宗,请于慈恩寺旁建石塔以保存他从印度带回来的佛经佛像。高宗因石塔建造不容易,不愿奘师过度辛劳,请他改为砖造。另外命令大内、东宫、掖庭等七宫亡人的衣物捐出,帮助奘师兴建。


    仿照西域制度,塔分七级,每层都供有佛陀舍利,最上层是石室,南面嵌有两座石碑,分别刻着太宗和高宗的三藏圣教序,述圣记二文,为尚书右仆射河南公褚遂良亲笔,这就是大雁塔的由来。


    【10.4.2鱼雁互通】=>《慈恩》


    奘师忙于建塔期间,接到中印度摩诃菩提寺大德智光、慧天托人带来的亲笔书信,智光是戒贤论师门下最杰出的大弟子,为五印学人所推崇,对大小乘教典和外道典籍四吠陀、五明论等素有高深的研究。


    而慧天则精通小乘,在印度也是德望很高,深受敬仰,奘师在印度常与他互相切磋,在曲女城的辩论大会上,还驳倒他对大乘的偏见,使他心服口服认输。

    两位论师在大师回国后,非常怀念,来信赞颂并赠白毡两疋以示敬意。由于慧师较执守偏见,未能专心于大乘方等之教,因此,奘师在回复慧天论师的信中,殷殷相劝,力促早发大心,庄严正见,勿使临终追悔。


    奘师并开列渡河时失落的经卷名单,请他设法补足。

    由此可见师奘对法宝之重视,未尝一刻稍忘也。


打印该页 】  【 关闭窗口    


武显寺    版权所有 2009-2010    All Rihgts Reserved
地 址:四川省成都彭州县唐昌镇    电 话:028-8622408    传 真:028-8622408   备案号: 蜀ICP备09033229号